【梦】(8.12)【作者:缅怀】

【梦】(8.12)【作者:缅怀】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字数:6608


        第八章 母狗奴隶(十二)
        --橄榄球装备包-- 八月十四日 星期日

  「可依,我走了,抱歉不能送你。」

  「没事的,老公,路上注意安全,别喝太多酒。」

  寇盾因为要去西京机场接从美国飞来的贸易伙伴,不能多待,只好无奈地和冯可依告别。

  「这次实在太仓促了,什么都没准备,宝贝,下次见面时,我再好好地……记住,这是约定啊!」

  寇盾从出租车的车窗里探出头,在冯可依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冯可依的脸顿时红了,只是蜻蜓点水的吻,身子便热了起来,阴户中一阵颤栗,好想要。充分地感受到了老公对自己的爱,心房喜悦得砰砰直跳,冯可依诚然感到了幸福,但随之升起的却是对背叛了老公、做尽了下流的事的自己,感到一股深深的厌恶。
  寇盾是个精明内敛的男人,自从结婚前做过几次试探的行为,便再没有怀疑过内心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爱妻,冯可依深知这是对她最大的信任。面对倾注真情、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的寇盾,冯可依觉得她就像一个演绎精湛的戏子,为了不令老公怀疑,天衣无缝地扮演着贞淑的妻子。可实际上,不仅红杏出墙了,还自愿做对方的母狗奴隶,冯可依感到真实的自己是那么丑陋,那么令人唾弃。
  出租车绝尘而去,直到看不到了,心事重重的冯可依才收回目光,转身向家里走去。

  冯俊浩一直倚在路边的白杨树上,面带讥讽地看着姐姐姐夫分离的一幕,当冯可依经过他身畔时,阴阳怪气地说道:「姐姐,你跟姐夫的感情很好啊!」
  「是的,我爱他胜过爱我的生命。」冯可依斜睨了令人生厌的弟弟一眼,微仰下巴,骄傲地说道。

  「真那么爱吗?那为什么对姐夫不忠?刚和姐夫在蜜穴里做完爱,很快便被弟弟的大肉棒贯穿了肛门……」冯俊浩冷笑一声,刻薄地质问道。

  「你……」冯可依一阵气结,嘴唇抖索着说不出话来。

  见冯可依狠狠剜了自已一眼后,羞恼地拔脚就走,冯俊浩露出得意的笑容,在身后叫道:「姐姐,一会儿等气消了,来我的房间一趟,不是今天回汉州吗?我有点事想请姐姐帮忙。」

  哼……我才不想帮你忙……想归这么想,毕竟现在在娘家,不敢过份刺激狂性上来便不管不顾的弟弟,只好不情愿地说道:「知道了,等会儿就去。」
     ***    ***    ***    ***

  冯俊浩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后,在门口碰到了妹妹冯雨诗。

  「咦!哥,你要去哪啊?」冯雨诗伸出葱葱细指,指着哥哥肩上背的一个非常巨大、差不多有一人高的橄榄球装备包,奇怪地问道。不待冯俊浩答话,精灵古怪的眼睛转了转,可爱的脸颊上浮出狂喜的笑容,欢叫着说道:「我知道了,哥,你的脚好了,这是准备全副武装地回归橄榄球部吧?」

  「恢复得差不多了,医生说可以相应地增加运动强度。好期待啊!今天正好橄榄球部野外集训,我终于可以上场了。」半月板粉碎性损伤,痊愈的可能性极低,恐怕得永远告别喜爱的橄榄球运动了,看到妹妹为自己高兴的样子,冯俊浩又是心酸又是感动,但为了心中不可告人的秘密,只好挤出笑容,哄骗着单纯的妹妹。

  冯雨诗特别崇拜在球场上,总是能甩开防守球员,抱着橄榄球狂奔百米,轻松触地得分的哥哥。可是去年,冯俊浩在一次比赛中意外受伤,手术后被告知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这对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看好他的俱乐部也收回了签约意愿。失去人生目标的冯俊浩连康复训练也懒得去了,从此过上了自暴自弃的生活,令家里人非常为他担心。

  「雨诗,我这就去汉州了,爸爸妈妈好像出去散步了,你帮我告诉他们一声吧!」冯俊浩嘱咐一声,迈步欲走。

  「哥,你是打算趁妈妈不在,偷偷溜走的吧?其实我觉得去姐姐那里住挺好的,妈妈就爱瞎想,一家人能添什么麻烦啊!姐夫不在,你可以保护姐姐啊!」
  就像一张白纸般纯洁无垢的冯雨诗哪里知道崇拜的哥哥和敬爱的姐姐已经做出了姐弟乱伦的龌龊事,还在为哥哥打抱不平,吐出对母亲的怨言。

  「小妹,这次我不去姐姐家住了,集训基地在汉州大学,里面有完备的康复训练器材,而且过几天还有冲浪选拔赛,我想去试试。」不知是怕母亲怪罪,还是担心总是住在姐姐家里,会引起怀疑,冯俊浩连忙否定妹妹的猜测,继续哄骗道。

  「原来是这样啊!哥,那祝你早日康复喽!」冯可可甜甜一笑,祝福哥哥。
  「对了,姐姐呢!你看到了吗?」感觉送走姐夫后,姐姐就不见了踪影,冯雨诗还有事想找冯可依呢。

  「姐姐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说是公司有急事,便急匆匆地回汉州了,都没时间等我,我还打算和姐姐一起回去呢!」冯俊浩耸耸肩,做出遗憾的表情。
  「姐姐答应我今天去购物的,可怜我的新裙子只能在商场里放着了,什么破公司啊!大老远的还把人叫回去,又不差这一天。哼!等我我毕业了,绝对不去这么抠门的公司。」冯雨诗气恼地跺跺脚,为导致心仪的裙子泡汤了的名流美容院暗恨不已。

  冯俊浩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小妹,不要小孩子气了,姐姐可是特别小组的核心人物,平时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陪你这样的黄毛丫头。」

  「说我孩子气,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哼……」

  见冯雨诗撅起了嘴,不高兴地扭过头,冯俊浩喜爱地摸摸妹妹的头发,笑着说道:「我们的雨诗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好了,哥哥要走了,拜拜。」
  只是两周未见,冯雨诗感到哥哥与原先不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同还说不上来,好像一下子成熟了,一举一动就像大人一样。瞧着冯俊浩背着看起来很重的橄榄球装备包,一步一步地远去,冯雨诗忽然有种失去哥哥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叫道:「哥,保重啊!别太拼命,注意你的腿……」

  冯俊浩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乘坐高铁。明天就是一周的开始了,月台上站满了回大都市工作的人们,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拥挤,因为寇盾提前为他和冯可依买了一等座席价格高昂的车票,车厢里会很空的。

  冯俊浩把巨大的橄榄球装备包放在车厢中间右侧、靠窗户的座位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挨着通道的旁边,好像累坏了似的喘着粗气,等待火车开动。一等座席车厢果真如他所料没有几个人,每个乘客都离得很远,冯俊浩满意地笑笑,假寐起来。

  当火车疾驰了半个小时左右,冯俊浩睁开了眼睛,隐蔽地打量下周围,见离他最近的几个乘客都在睡觉,便费力地把橄榄球装备包抱到腿上,打开密码防盗锁,拉开右侧拉锁,像找什么东西那样把右手伸进包中。

  「俊浩,这里不行啊!求求你,饶了姐姐吧……」橄榄球装备包里传出冯可依微弱的声音。

  时间回溯到两个小时前,地点:冯可依娘家二楼冯俊浩的房间。

  「俊浩,你找我什么事?」冯可依冷冷地问道,还在为昨晚冯俊浩强行与她在洗手间里肛交气恼不已。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姐姐了,脱吧!」冯俊浩坐在单人床上,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右手虚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你……你太放肆了,这里可是爸爸妈妈家,不行,绝对不行!」冯可依坚决反对,用力摇着头。

  「正因为在爸爸妈妈家,身为受虐狂的姐姐才会更加兴奋吧!别急着反对,想想昨晚和姐夫做完爱后,是谁跑到洗手间里和我热吻?又是谁被我的大肉棒插肛门,插得浪叫连连,颤抖不止,最后竟然拼命扭起腰来迎合我,就像一个痴狂的牝兽。」冯俊浩冷笑一声,描述起了昨晚洗手间里淫靡的一幕。

  「呀啊……不要说了,求求你……」冯可依羞耻地捂住了脸,娇柔的身子筛糖般颤抖起来。

  「那就脱光吧!」冯俊浩不急不慢地说道,眼里射出威胁的目光看向姐姐。
  虽说送走寇盾后,爸爸妈妈便结伴去公园散步了,可是妹妹冯雨诗还在家,她的房间也在二楼,冯可依寻思恐怕自己稍作抵抗,妹妹便会听到怪声闯进来,届时会更加丢脸,无法收场。冯可依只好哀伤地点点头,伸出颤抖的手,去脱衣服。

  每当脱下一件衣服,冯可依便停下来,用会说话的噙泪双眸述说着,「这样已经够了吧!」,来祈求弟弟的宽恕,可是,她那哀伤的表情、楚楚动人的姿态却极大地煽动着冯俊浩的兽欲,回过去一个不容拒绝的眼神。冯可依只好忍耐着屈辱和羞耻,继续脱下一件衣服。

  当冯可依带着忧郁的眼眸,缓慢地褪下丁字裤时,冯俊浩几乎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好想把凄美得令他发狂的姐姐按在身下,蹂躏个够。

  终于,身上再也没有片缕衣物,在娘家弟弟的房间里,身为姐姐的冯可依赤身裸体地站在弟弟冯俊浩面前。

  「跪下来吧!姐姐。」

  随着冯俊浩发出冰冷的命令,在心中幽幽地叹了口气,不想做无意义抵抗的冯可依款款跪在弟弟的面前,没过多久,便被弟弟用事先准备好的、手铐脚镣连在一起的皮质拘束用具在背后铐住了手脚,以一种凄惨可怜的姿势倒在地板上。
  「姐姐,看来你跟这种绑法的契合度很高啊!都湿成这样了,嘿嘿……」瞧着冯可依被他绑成仿佛杂技运动员后仰、用嘴叼碗那样极限展现身体柔韧度的姿势,冯俊浩兴奋地笑了,在露出来的阴户上信手一抹,整个手都湿乎乎的。
  「啊啊……」冯可依不耐刺激地扭动着,嘴里发出吁吁娇喘。

  「姐姐,你的水好多啊!你听,多么下流的声音啊!」冯俊浩伸出手掌,抚过凸出的阴户,在濡湿的肉洞中滑入食指的一节指头的,轻轻地拨弄着里面满蓄的爱液。

  「啊啊……不要啊……会忍不住发出声音的,俊浩,快拔出去!万一被雨诗听到了,可怎么办啊……手脚都被固定住了,根本无从反抗,只能遭受弟弟的淫玩,冯可依感到身体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深恐发出淫荡的声音而招来天真的妹妹,慌忙央求起来。

  「真的不要吗?其实心里很期待被小妹看到吧?嘿嘿……一直敬爱的姐姐原来是个遭人唾弃的受虐狂,小妹那么可爱,我可不想让小妹伤心,姐,看来不能在这里做了,那你就这样回汉州吧!」冯俊浩拔出了手指,见上面沾满了爱液,都连成了丝,瞳孔不由一缩,脸上浮出莫测高深的笑容。

  「就这样回去?俊浩,你想做什么?不要乱来啊?」瞧着弟弟的眼神开始变得不对,与那些凌辱过自己的男人如出一辙,冯可依忽然感到一阵不好的预感,忘记了压低声音,急声问道。

  「姐姐很吵啊!会被小妹听到的,我想还是让姐姐彻底闭嘴吧!」冯俊浩取出一个球状的口枷,塞进冯可依嘴里,用口枷自带的皮带在脑后固定住。

  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巨大的橄榄球装备包,拉链早已打开了,里面空无一物。冯俊浩不费力地把姐姐抱起来,向装备包走去,可怜冯可依手足被皮质拘束用具拷得紧紧的,失去了抵抗能力,嘴巴还戴上了口球,连呼救都做不到了。
  「姐,最好你已经上过洗手间了,否则回到汉州之前,只能苦苦地憋尿了,嘿嘿……」冯俊浩把冯可依装进大小绰绰有余的橄榄球装备包里,然后,在向着天花板露出的阴户上轻柔地拍打着。

  「唔唔……唔唔……」冯可依在橄榄球装备包里剧烈地挣扎起来,眼里溢出焦急的光,似要说些什么,口球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密集沉闷的声音。

  姐姐这个样子真美!有这样的姐姐真好啊……瞧着拼命地扭动身体、想从包里爬出来的冯可依,那双噙满了眼泪、充斥着哀求的眼眸令冯俊浩身躯一震,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开始逆流了,心中充斥着巨大的兴奋。

  冯俊浩深深地凝望着姐姐,缓缓拉上了橄榄球装备包的拉链。在徐徐拉上的拉链间,冯可依还在用忧伤惊恐的眼眸哀求地望过来,姐姐那淫靡而妖艳的样子打消了冯俊浩对接下来行动的最后一丝顾虑,囚禁心中魔鬼的牢笼完全打开了,变成一只被施虐的欲望驱使的淫兽。

     ***    ***    ***    ***

  嘿嘿……淫荡的姐姐,竟然这么湿了……

  把赤裸着身体被皮质手铐脚镣拘束的姐姐塞进橄榄球装备包,用高铁运回家去,想想自己想出一个如此绝妙的主意,冯俊浩不由兴奋得连连发抖。

  虽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可冯俊浩还是毫不犹豫地实行了,心中也有些害怕,担心超过姐姐受虐心的忍耐程度,把事情搞砸了。当冯俊浩把手探进装备包里,触到汩汩溢出爱液的阴户上时,不安的心顿时放下了,随之升起的是无尽的兽欲。

  把橄榄球装备包左侧的拉链拉开一截,冯俊浩瞧着包里露出的一张炫然若泣的绝世容颜,小声说道:「姐,感觉怎么样?我摸你的蜜穴好湿啊!不会是尿了吧?」

  在弟弟吐着下流语言的揶揄下,明媚的眼眸里一下子滚出了泪珠,冯可依羞耻得直摇头,哀婉地凝望着冯俊浩,虽然现在还未失禁,但也产生尿意了。
  「姐,怎么喘息得那么厉害?缺氧吗?那我给亲爱的姐姐补充一下新鲜的空气吧!」嘴角向上一勾,浮出一丝令人心悸的邪笑,冯俊浩把橄榄球装备包的左右两侧拉链全部拉开,然后再把装备包前后扩开,让一等车厢里的冷气吹拂上姐姐香汗津津的身体。

  不能全打开啊!会被人看到的……冯可依心急如焚,又不敢出声,双眸似乎都要喷出火来,急切无比地瞧着一脸捉狎表情的弟弟。

  「好像水喝多了,姐,我去下洗手间,你在这里好好享受暴露的快感吧!也许某个乘客会经过这里,如果看到包里一丝不挂的姐姐,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嘿嘿……我不介意让姐姐先满足一番的……」

  见冯俊浩说完令自己不寒而栗的话后似要站起来,冯可依连忙剧烈地扭动起身体来,带着口球的嘴里不住发出「唔唔」声,一个劲地用会说话的眼睛瞄着弟弟,表达着绝对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的意愿。

  「姐,不用担心,我会很快回来的。怎么?还是不想我去,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啊!好吧!我把拉链给你拉上好啦!」冯俊浩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像把包里的姐姐当成了无理取闹的小女孩,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姐,我走之后,你不能出声,也不能乱动,一等车厢是不能带宠物狗的,你也不想被没收,寄存在车长那里吧!」

  冯可依感到弟弟真的是要上洗手间,想到自己只能一个人待在充满了未知的恐怖的车厢里,不禁担心极了,发出急促的喘息声,美艳的裸体瑟瑟发抖起来。
  「这样还喘不过气来吗?好吧!暂且给姐姐摘下口球好啦!」冯俊浩把手伸到冯可依脑后,松开皮带,取下沾满了唾液的口球。

  至少戴了三个小时了,对口球最是恐惧的冯可依一被取下口球,仿佛得救似的,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随后控制不住地呜咽起来。

  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乘客睡得正酣,冯俊浩便放心大胆地把头钻进橄榄球装备包的右侧,兴奋得直抖的嘴唇覆上姐姐裸露在外的阴户,按耐不住的舌头飞快地舞动,狂舔着濡湿火热的肉缝,然后,再把舌头深深地滑入会自动吸吮的肉洞,来回旋转着翻动不止,勾舔着不住收缩的腔壁。

  反铐在背后、勉强能活动的手指紧紧掐着手心,冯可依用肉体的疼痛,拼命地忍耐着娇声呻吟的冲动,而敏感的身体却无法保持不动,像被钓上来的鱼儿那样剧烈地扭动着。感到姐姐的身体是那么敏感,反应是那么地令人心动,冯俊浩情不自禁地用嘴唇夹住了翘立起来的阴蒂。

  只是不算强烈的轻咬,冯可依便感到自己快要到达高潮了,颤抖的嘴唇几乎要闭不上了,随时可能会发出令她陷入万劫不复境地的呻吟声,不由强烈地怀念起痛苦难耐、但至少不会发出声音的口球来。幸好,冯俊浩只是轻咬几下,便收回了嘴,娇喘连连的冯可依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是,耳边又传来弟弟令她心头揪紧的声音,「姐,乖乖地别动啊!我一会儿就回来。」

  橄榄球装备包的拉链拉上了,心慌意乱的冯可依再次陷进黑暗中,成为在狭小的牢笼里哀羞地等待弟弟回来狎玩的美肉玩具。

  俊浩,快点回来啊……刚才还静悄悄的,不知怎么回事,通道上忽然响起乘客走动的声音,冯可依好担心被人发现,心中充斥着强烈的不安。当沙沙的脚步声由远至今响起时,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的冯可依感觉胸口就像敲起了钟声,砰砰直响,令她尤为狼狈、羞耻不已的是阴户里就像有火在烧,火辣辣地热,腔膜一跳一跳的,腾起一股即刺激又曼妙的快感。

  这种感觉和几天前做为名流美容院特别美容中心的特约模特参加社会党主席夫人召开的联谊会时,被张维纯在化妆室里将刺激性十足的薄荷糖浆涂抹在阴户里的火辣感一模一样,冯可依不禁忖思道,难道俊浩的嘴里含有薄荷糖,在舔我那里时,融化的糖浆自然而然地就流了进去……

  没过多久,阴户里火辣辣的感觉愈发强烈起来,就像难以忍受的灼痛感,随之又升起了一股痒在骨髓里的瘙痒感,难受得要发疯的冯可依早已忘记了弟弟要自己不得乱动的警告,苦不堪言地扭动着身体,忍耐着仿如来自地狱的苦痛,在心里悲愤幽怨地大叫,俊浩,不要这么捉弄姐姐啊!姐姐好难受,快回来帮姐姐啊……

  其实冯俊浩并没有去上洗手间,而是来到斜上方不远处的空座坐下,炯炯的目光一直盯着抖动幅度越来越大的橄榄球装备包。想象着包里姐姐的样子,胀痛欲裂的肉棒像要撑破裤裆那样高高地隆起着,在冯俊浩充斥着澎湃兽欲的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到达汉州,只要一踏进家门,便把姐姐从橄榄球装备包里拽出来,狠狠蹂躏个够,不把最后一滴精液射尽,绝不罢休。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