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

【骚货】


骚货


排版:tim118
字数:4128字

  苏仰面躺在床上,如同章鱼一般紧紧地缠绕着丈夫赤裸的身躯,一根粗壮的肉棒正如同打桩机一般进出着她的身体,苏那丰满硕大的屁股上已经溅满了从肉洞中飞出汁液。

  虽然丈夫每一此深入都知道根部,但是苏似乎还觉得不够。她使劲地抬起自己屁股,并不断地轻声催促丈夫加速。可能有些累了,丈夫抽动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苏让丈夫躺下,分开丰腴的长腿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肉穴吞没了丈夫的肉棒。或许苏的淫荡激发了丈夫的欲望,这一次比刚才动得更激烈了。

  两人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听得异常清晰,苏那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也不断地上下晃动,荡起阵阵乳波。

  张开双臂苏俯趴在床上,竟可能的抬高着自己的屁股,好让丈夫的肉棒刺得更深一些。或许受到苏叫床声的刺激,丈夫的肉棒抽动地频率非常快速,苏感到自己快要上天了,她向大声的喊叫,可是她已经发布出一点声音了。

  她无法思考原因,因为她的大脑现在已经一片空白。

  清晨,阳光透过落地窗射进房间,直接照在苏的脸上。苏扭头避开那刺目的阳光,这才发现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想起昨晚的缠绵,苏柔声呼唤着丈夫的名字。许久,苏没有得到丈夫的回应。下了床,走出卧室找遍了整个房间的她失望地回到卧室,丈夫没有回来,原来昨晚只是自己的一个梦。

  拿起电话拨通了丈夫的手机,「亲爱的,是我,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能回来?」苏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思念。

  「可能要到下个月,这边最近比较忙。」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丈夫的回答仍旧如同一盆凉水浇在苏的心头。放下电话,苏逃也似地离开了家,那里太安静了,静的让苏感到可怕。

  漫无目的地苏光了整整一天,不知不觉苏走进了曾经和丈夫漫步的公园,此刻已是黄昏,公园里一对对情侣正互相依偎着窃窃私语,苏时常可以看到正在亲吻中的男女,曾几何时,丈夫也是这般亲吻自己,那让自己浑身发颤的爱抚,那男性特有的气味都是苏此刻渴求和不可得的东西。

  苏现在有些后悔答应丈夫结婚后就辞职在家,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当初母亲说所得寂寞可以杀死一个人这句话的含义,此刻,她忽然觉得母亲当年也是情有可原的,苏有些后悔当初那样对待母亲,可是,现在就算向弥补也没有机会了。
  人在无聊寂寞,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可能取得地方就是酒吧,苏也不例外,她走进了这间名叫紫色之恋的酒吧。

  让她意想不到的自己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他叫祥,曾经是苏的邻居,祥的父母在祥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祥的父亲是船长,常年在外,祥就经常被托给苏照料,直到六年前祥一家搬走。

  「哦,你在念洋名高中阿,那时我从前教学的地方。」

  「我就是想再见到老师才考那所高中,没想到老师已经不在那里了。」感觉到男孩的失落,苏忽然有一种歉意。

  「你还是和你父亲一起住吗?」苏想撤开话题。

  「不,他又结婚了,那个女人生了一个孩子,在那个家里我只是一个多余的人。」祥喝光了杯中的酒。

  「祥,你不应喝酒的,你还是一个孩子。」

  「我已经18岁了,老师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了。」祥显然对苏仍旧以小孩子看待他很不满意。

  18岁,他已经18岁了,是的,他的个子的确长高了不少,不知道他的那里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再想些什么苏立刻暗骂自己:「该死,我怎么了,他只是一个孩子,我到底在胡想些什么。」

  两人走出酒吧的时候,苏已经有点醉了,迷迷糊糊地苏感觉自己被人扶着往家走。

  被年轻男性拥住的感觉真是不错,苏有些享受这样的感觉,当感觉要漂走的时候,苏还不犹豫地伸出手臂紧紧地环绕住了他。

  「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苏乞求般呢喃着。

  苏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紧紧握住,乳头上还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哦,真是好舒服,这就是自己想要得。她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在被人轻柔的抚摸,阿,有人在舔她私处。哦,好棒,这感觉简直太棒了。

  苏的全身微微发颤,粉色的肉穴不断地渗出蜜汁,渴望着被填满,被充实,被征服。

  这是真的吗?祥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肉棒上传来的感觉那样的真实,那柔软的乳房,光滑的皮肤……不管他了,如果是梦的话,那就让我永远不要醒来。祥紧紧从背后搂住女人成熟丰满的身体,肉棒再次进入到她体内,空前的两只手迫不及待抓向那对他完全不能掌握的乳房。

  苏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发出女人特有的娇吟,好棒,在激烈一点,我想要,不要停。似乎听到了苏内心的呼唤,祥如同一头发青的野兽一般不知疲倦地耸动自己的屁股。苏的脚踝被祥抓住,两条雪白的大腿分成一个八字,粉色潮湿的肉穴中一根坚挺的肉棒快速的进出。

  苏已经数次高潮,那种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发颤的感觉素珍得非常享受,此刻,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轻轻地发出乞求「我不行了,你还没到吗,我……我要死了。」苏的话迎来的是更加剧烈的撞击,不多时,在苏不知道是痛苦还是高兴的喊声中祥射出了他浓浓的精液。

  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和祥全身赤裸地紧紧相拥在一起,祥的手还抓在她的一只乳房上。难道昨晚不是梦,我真的和祥这孩子……我该怎么办。

  正在犹豫间,熟睡中的少年翻了戈身,少年的肉棒跃入苏的视线。这就是昨晚带给自己无比快乐的东西吗?几年不见,当年的小男孩果然已经长大成人了。
  苏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少年半软的肉棒,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淫荡的事情来。虽然意识到自己不妥的行为,但是苏并没有放开手中的东西。似乎感应到似的,少年的肉棒开始充血,很快,在苏的手中变得坚挺火热起来。
  苏看了眼少年,祥仍旧在熟睡。忽然,苏做出了令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举动,她翻身坐在少年的身上,用自己的阴部地在了少年的肉棒上,轻轻地前后搓动起来。祥的肉棒已经湿了,那是从苏肉穴中渗出液体。

  苏摇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那种感觉令他欲罢不能。突然,随着苏向前用力一停,苏猛地睁开紧闭的双眼,如同雕像一般凝固在了少年的身上。

  天啊,怎么会这样。

  此刻,坚挺的肉棒已经完全被苏的肉穴所吞没,粗大的肉棒将苏的肉穴胀得满满地。苏向后移动了一下屁股,想让少年的肉棒离开自己的肉洞,「啊」苏轻呼出声,龟头同腔壁摩擦带来的感觉让苏不能自已。当肉棒离开的刹那,苏忽然有一股失落,一种难以言状的空虚!

  苏下了床,来到浴室,站在莲蓬头下,让水流冲刷着自己。我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呢,难道真得这么需要男人吗,我怎么变得这么下贱,为什么自己的老公总是不在家,他那该死的工作怎么老是做不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需要人关心,需要人爱护。

  需要……苏的那海中再次浮现祥的肉棒。苏使劲地甩了甩头。

  「老师,你在里面吗?」浴室门口传来祥的声音。

  「啊,祥,你醒了吗,不,不要近来。」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祥根本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啊。

  「果然我做了令老师不能原谅的事情。」苏听见「啪」的一声,「虽然知道没有,但是我还是要说老师,对不起,我会向老师谢罪的。」

  苏忽然感到一丝不安,她急忙打开浴室门,只见祥已经走到了窗边,「不,祥,不要!」苏飞快地跑向祥,一把抓住了他。

  「老师,你让我去死,我做出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还有什么脸活着。」祥的样子非常决绝。

  「那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样!」苏奋力拉住想挣脱的祥。「老师没有怪你!」
  「真的,老师你……」祥转过头,惊讶地看这苏。

  「昨天我们都喝醉了,祥,忘了它吧,就当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祥转过身,看着苏,炙热的眼神让苏这才意识到自己同祥都没有穿衣服,「祥,不要看,不要这样看着我。」苏急忙双手抱在胸前。

  「老师,我好高兴,老师果然还是爱我的。」祥走到苏的身后,亲吻着苏洁白的脖颈。

  「不,祥,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苏扭动着身躯。

  「为什么不可以,老师,为什么要说谎,老师以前可是教育我要诚实阿。」祥的手已经爬上了苏的酥胸,用手指不断地替挑逗着苏的乳头。

  「不,不是的,祥,快停下,那时候我喝醉了,你不可以这样摸老师的。」苏仍旧以空洞地言语进行着抵抗。

  「那刚才又是谁坐在我的身上阿,那时候老师也醉了吗?」祥的话让苏羞得满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在老师身上感觉到了寂寞,和我一样的寂寞,老师,我只是想让你快乐,永远的快乐!」祥俯下身亲吻着苏的大腿。

  「祥,老师求求你,快停下来!」由于祥的舌头正在舔她的阴唇,苏的声音有一些发颤,虽然理智告诉她应该拒绝,可是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了。

  「老师,我要进来了!」祥抬起苏的一条腿,将自己坚挺的肉棒对准苏的蜜洞说道。

  「祥,老师求……求……求求你,我们……不……可以这……啊。」苏的话还没有说完,祥的肉棒已经挤进了她的身体。顿时,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由自己的蜜洞处传来,瞬间游走全身。

  「老师的那里好热,好舒服……」祥的腰部再一次用力,肉棒完全进入了苏的体内。苏高叫一声紧紧地搂住了祥,祥索性两手托起苏的屁股,将苏抱了起来。「老师,舒服吗?」

  对于祥的问话苏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保住祥的脖子,祥的肉棒每一下都几乎要顶到了她的子宫。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苏知道自己的确期盼着一刻的到来。她不知道享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其实每一次都会合着祥抽动的节奏用力回顶,以期带来更加舒爽德的感觉。

  如果几小时前的那一次还可以归咎于酒精的话,那此时此刻苏一经完全找不到任何借口了。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被欲望所俘虏,将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这个足以做自己儿子的男孩面前了。

  「老师,我快没力了,这个姿势还真是累人阿!」祥在苏的耳边说到。
  「把我放到床上。」苏想都没想,冲口而出。话一处口,脸又再次羞红了。
  苏如同一只章鱼一般紧紧地缠绕着祥,祥每一次撞击都让苏如遭电击一般发出一声娇喘,那一刹那苏全身紧绷。尽管如此,苏还是经可能地合着向抽动的节奏微微地挺起屁股,好让祥的肉棒插得更深一些。

  祥俯下身,双手抓住那对巨大雪白的肉球,「老师,真是好舒服,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老师,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祥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如婴儿般吸吮着苏的乳房。

  全身的性敏感地区都遭到祥的侵犯,肉体的快感如同潮水般不停地涌来,几乎快令她窒息了,虽然苏的意识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停下着疯狂的举动,可是她的身体缺紧紧地缠住了祥的身躯,那个给她带来无比快乐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