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淫邻居美妻记】(乡下!香邻!)(全)

【三淫邻居美妻记】(乡下!香邻!)(全)


三淫邻居美妻记


排版:tim118
字数:3811字

  我曾经三淫乡下老家邻人的妻子,那分快感长久以来无法与外人道之,所以只能深藏于心,有时想起来难免觉得不畅快。

  现在有了这个渠道,我可以让众色鬼们分享我的故事了,真觉得快感增加了无数倍。

  从我以上的内心独白中,大家当可以体察到,这确乎是我的真实经歷.
  大家就尽情分享吧!我是从农村读大学出来,在城里工作的。

  当时考取的是全国知名的学校,全县也少有,所以一时轰动,家乡很多人自然崇拜我。

  这不是废话。

  我告诉大家这一点,是想让你们明白,这也许是我偷淫成功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不是个帅哥,也不是十分有趣的人。

  话说有一年秋天的一天我下乡回家,忽然看到一个标緻的女子笑着和我打招唿,而且叫的是大哥,言语见显见十分热情。

  我好似眼熟,联想到隔壁小弟最近娶亲的事,我明白了,这就是新娘子。
  其实我小时候就认识她,因为在一个学校读书,她比我小四五岁。

  这是个非常出众的女子,起码在乡下来说是如此。

  身高162的样子,皮肤白嫩细腻,身材尤其出色,这是她区别于一般乡下女子的最大特点。

  奶子高,腿长屁股圆,美中不足的是左脸上有一块比一分硬币略小的疤痕,据说是幼时受伤所致。

  这块疤痕长在她脸上,在我看来,类似维纳斯的断臂。

  绝对尤物!离开乡下小学后,很多年没有见到她,没想到已经为人妻子了。
  而且这样一个艷女,就如此嫁做一个家境很平常的农人,我不禁内心为她叫屈。

  但细细想来,她生于乡下,又没有一技之长,这也是无奈的选择啊。

  转而一想,以她对我如此热情的样子,或许我有机会与其老公分享?念及于此,内心立即骚动不安起来。

  我要告诉大家的事,当时我并没有得手,因为我在乡下呆的时间就几天,虽然也寻觅过,但未找到机会。

  我真正上她,是在当年春节,大年三十晚上!而且,当时她肚子里正怀着孩子!从那次见面后,直到春节我才回家。

  忘了交代,彼时我正与现在的老婆恋爱,她没有与我同去乡下。

  我就是在大年那天回到家里的。

  一回家我就去隔壁她家看了看,找机会去了。

  她一见我,又笑着叫我:「大哥,回来过年了?」

  我一边答应,一边想:一定要把我干了!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有这样的决心。

  要知道,除了大学时与初恋做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我还没有与第二个女人性交过,包括当时在谈的女朋友!也许是她身上天然的风骚鼓励了我,也许是我发觉了她眼神中透露的崇拜与好感。

  由于当时我家经济紧张,没有买电视机,所以这天晚上,我与父母一起挤在她大伯(丈夫的哥哥)房间里看春节晚会。

  房间并不大,大概15个平方米。

  她大伯夫妻、孩子坐在床上被窝里,地下摆了一条长板凳和二三个椅子。
  我当时好像因为去的早,在板凳上就坐,旁边是她公婆,我父母坐椅子,而她老公看人赌博去了。

  晚会开始二三十分钟后,她进了房间。

  我起来给她让坐,她则坚持不 要,而是站在了我身后。

  我开始心猿意马起来!我们一边看节目,一边偶尔也谈点感想,但我一直不知道如何与她接近。

  后来,大概是站累了,也许是无意识,她的手好像短暂的扶在了我的肩上。
  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和她立即去做爱。

  好像是在10点半左右,她熬不住睡意,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刚开始我还没有反映过来,依然在看电视。

  过了二十来分钟,我突然想起,她老公看人赌博或是参加赌博去了,不到凌晨一二点是不会回来的,而她一定留着门等丈夫!一念至此,我下身立即硬了,并且感到发烫。

  稍坐片刻后,我假装要睡了,不顾她公婆等人一再挽留,起身离开了房间。
  那时我父母也回去休息了。

  我们住的是几百年的老房子,很多人家的房间之间都是以一层薄薄的木板相隔。

  如果不加注意的话,隔壁的一点动静都会被邻居听去。

  我从看电视的房间出来,摸黑穿过一个厅堂,就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而她的隔壁就是我父母的卧室!她房间里漆黑一团。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听了听,没有任何动静。

  我不知道她是否睡熟了,也不知道她丈夫是否违反规律,已经回来睡觉了。
  就算只有她一人在,我要进去的话,她会有什么反映?会有什么后果?我真的没有把握。

  为此,我犹豫了几分钟。

  但最后,色心壮了我的胆,我决定闯进去,万一闹出事来,我就推说是来找他丈夫。

  于是,我轻轻推开了门。

  房门因为太旧,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我熟悉房间里傢俱的摆设位置,乃轻步摸向床前。

  摸到床沿后,我坐了下来。

  熟悉了黑暗的环境后,我发现只有她一人在床,正在熟睡。

  我的心狂跳着。

  我伸出手来,轻轻掀起她腿旁的厚被子,另一只手探了进去,摸到了她穿着晴纶长内裤的长腿。

  内裤下的肌肉结实丰满,极具弹性。

  此时我用力很小,所以还没有弄醒她。

  见她没有反映,我把手移向了她两腿中间,摸到了她高高隆起的阴阜!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几乎让我窒息!稍做停顿后,我的手掌在阴阜上摩擦揉捏起来。
  只感到无比的柔软,肉感,听到阴毛与内裤摩擦的沙沙声!这时,她迷迷乎乎的醒了过来,大概以为是丈夫回来了,未加警惕的问:「谁啊?」

  我马上俯身到她耳边,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是我!」

  她的睡意马上没有了,发出了一声惊唿,接着轻声问道:「你来干嘛?」
  我一时真不知道如何作答。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我胡乱编了一通仰慕她的话,表示希望与之亲近。
  也是我太没有偷香窃玉的经验,本以为她知道是我后,会立即答应;即使不做口头表示,也不会坚决拒绝。

  谁知道她的反映正是后一种,而且叫我马上出去。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但手还是隔着裤子抚在她的阴部(她好像推开过?)。
  我一边呆着,脑子里急速寻思着:也许是因为她面皮薄?或者担心丈夫突然回来?于是我告诉她,我只摸一会就走,同时摸索着吻上她的脸,吻她的唇。
  她一边推拒着,一边叫我赶快出去,否则她要开灯叫人。

  我既然走出了这一步,就不会轻易停下来,并且料定她不感叫人。

  我一手继续捏她的B,一手揉搓她的奶子。

  在这过程中,我虽然担心她会叫,担心隔壁我父母听见,但高涨的慾望使我不顾一切了。

  由于她不感大幅度的反抗,接下来我的手轻易的跨过她内裤 上橡皮筋裤带,直接摸到了她的大阴唇上,并开始撩拨她的慾望。

  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接触女人的经验太少,也许是由于她处于极度的恐惧和担忧之中,或者还有她刚刚醒来,不能很快进入状态的原因,摸了几分钟,仍没见她B中留出多少水来,B缝中并没有怎么湿润。

  我又撩起她穿着睡觉的毛衣、晴纶内衣,抓紧了她的奶子,逗弄她的奶头子。
  就这么玩了一会,她轻声说:「够了!快走,我丈夫要回来了!不走我真的喊人了》」

  我才不再害怕这些了,说:「他没有这么早回来的。我已经想你好久了,你就让我操一下吧,我快点完事。」

  说完就掀开被子往她被窝里钻。

  她一听,可能更害怕了,立即大力推我。

  女人的力气终究有限,。

  我趴到她身上,一边往下褪自己的裤子,一边求她,并且保证很快操完。
  她则一边抗拒,一边开始求我了:「不要啊,大伯!求求你!不要!」
  「我要为她守住啊!」

  到了这时,我裤子都褪到了膝盖,已经不可能停下来了。

  我一边拉她的内裤,一边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她则竭力想夹紧,虽然裤子终于被我拉下来到了膝盖的位置,但依然想阻止我操进她的B里去。

  到底她抗不过我,我扶好自己的鸡吧,摸索着往里一顶:进去半根了!这时只听她轻唿一声:哦!大概意识到抗拒再没有意义,只希望我尽快操完,马上离开,于是身子软了下来,一任我趴在身上,气喘嘘嘘的插她,抽她。

  我这时才发觉她的肚子微微隆起,大概已经怀孕三个月了!这可能也是她抗拒我的原因。

  我担心操的她流产,加上裤子脱的不彻底,束缚了动作,而且她的阴道很紧,只能抬起上身,避免压迫她的肚子,慢慢的、轻轻的操,难以舒展来,痛痛快快的操她。

  于是,我尝试抬起她的腿,把她的裤子全脱下来。

  对我的举动,她开始激烈反抗,使我没有得逞,只好别别扭扭的操着。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心里保持着刺激的快意,下面其实没有多少满足感,但是又实在没有办法放开来干她,而且提心吊胆,怕她丈夫真的回来。

  五分钟不到,还远远没有操够、射精,她终究无法容忍了,开始用力推我下来。

  我怎肯如此草草收兵?于是一边求她,一边说快好了,快射出来了。

  见我继续插在她的阴道里不停下来,她放大了声音:「快走!再不走我喊了。」
  同时伸出手去床头摸开关要开灯。

  我见这样,即使不甘心,也只有罢手了,赶紧答应她:「好了好了,我出去!」
  说完马上起身下了床,站在地上整理自己的裤子,同时听到她用被子擦完自己的阴部后,把裤子拉了上去。

  这次虽然操的不尽兴,但总算操到了她。

  出来后,我独自躲在暗处,打了几分钟手枪,然后又借口睡不着,回去看电视了。

  快到12点的时候,他丈夫回来了,也坐到那个房间,和我一起看电视了。
  我眼睛盯在电视上,心里却在打鼓。

  万一她告诉丈夫呢?等到他回房间去了,我也抬屁股走了。

  拿一夜我实在没有睡好,梦里都担心被人揪出来。

  第二天,我发现没有什么事发生,才放下心来。

  只是见了她,终究不好意思。

  隔壁邻居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她到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使我彻底放心,并且明白了:还有的是戏!后来的事实确实如此,我又操了她二次。

  如果不是我在外地工作的话,肯定有很多机会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