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娇妻绿帽公】(04)【作者:yi2115242】

【纯情娇妻绿帽公】(04)【作者:yi2115242】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字数:9423


  对于我隐晦的暗示,琴儿没有再回应。细细一想,我觉得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我这是什么态度,搞得像要潜规则她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几乎所有绿帽文里,男主攻略女主都用这个套路,对妻子想尽办法,旁敲侧击,拐弯抹角,东拉西扯,就是不敢直接挑明。我说你啊你,都想卖自己的老婆了,还要老婆主动来配合你。简直下贱加无耻!

  回到家,我和琴儿好好洗了个澡,顿时感觉浑身都舒坦了。时间不早了,给琴儿道个晚安就休息。

  就在门外对琴儿说了晚安,没想到琴儿踩着拖鞋开了门,「老公,菲蓉刚才跟我说,想加你微信?」

  「加我干嘛?」这小娘皮貌似对我不太友善啊,怎么突然想着加我了。
  「那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什么事要跟你说吧。」琴儿眼神飘忽。
  琴儿这模样,八成是有情况,我确定。

  「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哈哈笑道。

  「你真臭美!」琴儿捶了我一下。

  「你想给就给吧,反正是你的闺蜜,我都听你的。我回房间了,晚安。」
  「那我给她了啊!你记得通过。老公,你回来一下。」

  「又怎么啦……」我回头。

  琴儿的小嘴在我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柔柔的,软软的,我仿佛陷入了一团棉花中。

  「晚安。」门关上了。

  我他妈又被撩了?这妮子越来越会撩汉了啊!我不禁舔了舔嘴唇,嗯,味道不错,甜甜的。

  回到卧室,我打开了手机,菲蓉已经请求添加我好友了。头像是自己的照片,网名就叫菲蓉。还挺真的嘛。

  确认通过!系统提示,你已添加了菲蓉,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我放下手机,倒头就睡,手机却叮咚一声响了。打开一看,是菲蓉的信息。
  「你好,绿帽达人。」

  什么鬼,我心里一惊,吓得手机都差点掉地上。好在我脑子还不算笨,马上反应过来,肯定是琴儿把我的绿帽癖告诉了菲蓉。琴儿啊琴儿,你这是上演哪一出?连这么私密的事都跟菲蓉说了,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我心里叫苦连天。而且这小娘皮上来就直击要害,没安好心啊。

  「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我决定先装傻试试。

  「你很会装逼嘛,小鲁子,不过我喜欢。」

  「哈哈,不要这么迷恋哥,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毕竟你是琴儿的闺蜜,万一你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咱,我担不起责任啊!」菲蓉这啥意思啊,要表白的节奏?

  「你这么说,我还真对你有点感觉了。你不仅会装逼,还很不要脸,难怪琴儿被你吃得死死的。」

  「那我们应该就此结束对话,我担心多聊几句,你就会爱上某个男人。」耍流氓我会怕你?

  「哈哈哈……你他妈简直就是个逗逼。」

  「我会的不多,逗」逼「很在行。」你他妈才是逗逼呢,我心想。

  「指的是我吗?」菲蓉回复道,后面还加了个害羞的表情。

  好吧,我遇到一个比我更不要脸的,我还能怎么办?反正这场战斗已经未战先败,不如放弃无谓的抵抗,博取下菲蓉的好感。「好吧好吧,我认栽,小姑奶奶,有啥事您就说吧。」

  「没什么,就是想见识下你怎么逗逼的。」

  「那你见识到了吗?」我本想再加个神经病,还是算了,我有点怕这小妞暴走。

  「一次太少了,你多逗几下。」

  「。。。」这下我彻底无语了。不过我也有点怀疑,这小妞怕不是真看上我了?不然怎么会对我近乎性骚扰的语言一点不反感,反而主动捧我的哏。

  「怎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菲蓉回了一条信息给我。

  「无FUCK说。」

  「你好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会喜欢呆头鹅吗?」

  「那你相信我喜欢上你了吗?」

  「开什么玩笑,相信你有病还差不多?」

  「我是有病,你要不要给我治治?」这条信息发的是语音,我一听就不对劲了,这说话的声音不太正常,糯糯的,痒痒的。这是在勾引我?

  「你想干嘛?」我也回了条语音,心里砰砰乱跳,这可是琴儿的好闺蜜啊!
  「在想你怎么给我治病。」这条语音发过来,我确定菲蓉在勾引我了。不过,还算那个疑问,这会不会是菲蓉和琴儿串通好考验我的呢?现在很多节目都玩这种套路,故意找个美女跟男友搭讪测试男友。关键还没一个男人能抗住美人计的,这一招屡试不爽。

  「怎么治?」我吞了吞口水。

  「人家一想到你,小骚屄就湿嗒嗒好难受,要你的大鸡巴给我止痒。」过了一小会儿,一条30秒左右的语音又发了过来,我打开一听,是呱唧呱唧的水声伴着轻微的呻吟。最后还发来一句,「听到水声了吗?」

  我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太不现实,太扯蛋了。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就对你发浪淫叫,求你干她的骚屄。你敢信这是真的吗?

  冷静,冷静!我强迫自己别被这妖女迷惑了。而且菲蓉的表现也实在怪异,我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她一见腿软,原地排卵吗?不可能!怕是喝醉了在这耍酒疯呢?

  「菲蓉,你喝醉了吧?喝醉了就赶紧睡,在这耍什么酒疯,我也要睡了。明天看到这些话,你得找个洞钻进去了。」我这么回道。呵,我这做法倒有点像柳下惠了。我十分佩服自己。

  「小鲁子,我都这样了你也没反应,你还是不是男人!」菲蓉急了。

  「都这样了我还没反应,你应该先怀疑你是不是女人。」我反击道。

  「去死去死去死,阳痿!」后面跟着一连串的炸弹和刀片。

  这女人,似乎还有点小傲娇呢,我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老实说,今天的事是挺多的,我有点消化不了。琴儿为什么要把我是绿帽癖的事跟菲蓉说?还有第三人知道这件事吗?菲蓉对我的诱惑又是怎么回事?琴儿知不知道这事?这些疑问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胡思乱想中,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这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春梦。毫不意外,就是跟菲蓉轰轰烈烈地干了一炮,一直干到她哭爹喊娘,彻底臣服在我的胯下。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就感觉裤裆凉凉的,虽然没外人知道,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这可多少年没梦遗了,该死的,菲蓉这妖女!如果真有机会,得好好教训她一下,让她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找了条干净的内裤换上,再去浴室里把这条沾满子子孙孙的洗掉,免得给琴儿发现了。琴儿与菲蓉的感情,完全超乎我的意料。我总觉得菲蓉肯定会告知琴儿昨晚的聊天内容,要是被她看到这条内裤,解释不清楚就麻烦了,我不想被误解。

  我跟鬼子进村一样,偷偷摸到了浴室,哪曾料到琴儿正好上完厕所,要擦拭屁股,被一头栽进来的我,吓得大声尖叫。我也惊呆了,因为马桶是侧面对着门口的,所以琴儿白花花的屁股能看得一清二楚。这场面瞬间让我小腹处热流腾冲而上,加之本来就是晨勃状态,可怜的内裤几乎都被我插个洞出来。

  更可恶的是,琴儿那声尖叫也把我惊得全身一颤,大手一抖,沾满白浊液体的内裤直接飞了出去,落在马桶旁边,我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

  琴儿这时反应过来是我,松了口气,此时她穿着吊带睡衣,没穿胸罩,乳沟能看得一清二楚。站起身把挂在膝盖上的内裤提上来,这个过程没露出一点春色,却比直接裸露更令我怦然心动。

  琴儿捡起地上的内裤,似乎感受到了潮湿,又看到我撑起的小帐篷,吐了吐舌头,问道:「你不要紧吧?」

  「哈,没事,我没想到你这么早……」我连忙捂住了洋相尽出的老二。
  「老公,那个……没关系的,告诉我吧,你想要琴儿怎么做。」琴儿认真说道。

  「真,真没啥。」我总不能告诉琴儿我是来洗内裤的吧?虽然衣物早就交给琴儿来处理了,不过沾着子孙的东西,还是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琴儿叹了口气,走到我面前蹲了下了,脸几乎要贴在我裆部了,「要我帮你吗?」

  我的鸡巴似乎都能感受到琴儿鼻息的灼热气流。从我的角度往下看,琴儿的那双美乳一览无余,甚至能看到粉色的尖端。精虫牢牢占据了我智商的制高点,我无法做出拒绝的回答。

  去他妈的理智,鬼才会拒绝琴儿的主动服务!

  琴儿食指隔着内裤触碰到了我鸡巴的顶端,那里有一小块水渍,是马眼里吐出来的前列腺液。

  「你脱下来吧。」琴儿说道,这一刻,我竟然从她的脸上感受到了一股母性的光辉,。

  我把内裤褪了下来,在我暴怒的阴茎弹出来那一刻,琴儿似乎被这个家伙吓到了,说道:「好丑。」

  「越丑的女人就越喜欢。」我说道。

  「是吗?」琴儿想起了什么,说道:「好像是的,难怪电影里的那些都那么难看。」

  「好呀,你居然背着我偷偷看A片。」我兴奋极了,琴儿的话戳到了我的G点。

  「对不起啦,我也是好奇才看的,我就看过几部。」琴儿道歉,手指与大拇指夹住了我的肉棒身,捏了捏,说道:「好硬,里面是不是有一根骨头?」
  「呃……没有。」我无语,琴儿的性知识貌似太匮乏了吧,以后得多补习才行。

  「没有骨头怎么会这么硬?」琴儿还是不理解,然后调整了一下手势,五指裹住了我的肉棒,「这样可以吗?」

  「很舒服,你可以动了。」我指示道,被琴儿如此温柔的对待,我真的超级爽。

  琴儿开始撸我的鸡巴了,不过速度比较慢,似乎怕弄疼了我。即便如此,鸡巴的胀痛感还是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让我忍不住低声呻吟了出来。

  「要看我的胸部吗?」琴儿看着我的表情,似乎十分满意,提出了进一步的服务。

  「这是跟A片里学的吗?」我问道,这个操作可以。以后得多和琴儿交流A片,涨姿势啊。

  「嗯,这样做,好像男人会更舒服一点。」琴儿害羞的点了点头。

  「你看得很仔细哦。」琴儿看着男优的大鸡巴,会不会自慰呢?这是更我关心的。

  「还好啦,都是为了让老公更舒服。」琴儿笑了,将肩膀的吊带滑下,两只圆鼓鼓的奶子全露了出来。

  我的体验又升了一级,尤其是琴儿脱衣的那个动作,那种魅惑,看得我热血沸腾,头晕目眩。「谢谢你,我的乖老婆,再握紧点。」我轻声说道,「对对,就是这样,动作稍微再快一点。」

  琴儿乖巧的配合著我,快感比刚才提升了一个层次。让我爽得闭上了眼睛。
  「老公,要不要我给你咬?」

  「咬?」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口,交啦!」琴儿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去,琴儿飙起车来,我这老司机追都追不上啊!琴儿,你有毒吗?是不是想一次送我上西天啊?

  「用口确实会更舒服,但是也需要技巧和经验,被牙齿刮到的话,男人会很痛的。」我解释道。

  「哦,是这样,我可以试试吗?你教我就好了。」琴儿跃跃欲试道,鼻子靠近我的鸡巴,闻了闻味道,似乎味道不是很好闻,柳眉微微一蹙。

  「这不好吧?」我迟疑道。我很希望琴儿能给我口,但是更希望琴儿吃到的第一根鸡巴是别人的。

  用吃过别人鸡巴的嘴说爱我,想想就浑身发抖。

  琴儿没有说话,用行动证明了她的决心。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口交,还带着十分强烈的羞涩,张开小嘴,吐露舌尖,要往我龟头上舔过来。

  「太脏了,还是算了吧。」我强忍着诱惑制止道。

  「只要你喜欢,多脏都没关系的。」琴儿的表情僵了一下,不过还是停止了口交的动作。

  「琴儿,你在哪儿找的A片?」我岔开了话题。

  「菲蓉发给我的,以前读书的时候,她老是在宿舍里放给我们看。」琴儿答道。

  女生宿舍都这么会玩吗?看来,表面清纯的琴儿,也未必是白纸一张啊。
  「你有没有一个人偷偷看过?」我问道。

  琴儿羞涩地点了点头了,脸红得快滴出水来了。

  「你看A片的时候会自慰吗?」

  「有的,但也不是每次都会啦。」琴儿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是怪我把她想得太淫荡吗?

  「你自慰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呢,有想着哪个男人吗?」随着快感越来越强,我脑子也越来越浑,说话也开始口无遮拦。

  「讨厌,人家只想你……」琴儿说道。

  「真的吗?那在认识我之前呢?」我和琴儿是在工作时认识的,哈,那大学时代的琴儿呢?我不信这么漂亮的妹子会没人追。再者,哪个女孩不思春?琴儿就算没谈过恋爱,暗恋的人总该有吧?以前其实我就问过琴儿有没有交过男友,但是她一直不告诉我,我也没追问。盘问女友的过去,对感情没有裨益,只有伤害。

  这个问题似乎一下问到了要害,琴儿脸刷的红了,低垂着小脸,「你问这个干嘛?」

  「就是想听听。」

  「变态老公,又在使坏了。不过,你想听我就告诉你,但是一会你吃醋了可不要怪我。」琴儿貌似也跟着我学坏了,还知道事先给我上眼药水了。

  「我喜欢你,包括了过去的你,和将来的你。」我说道。

  「你真会说好听的话。」琴儿抿着小嘴说道:「这事说来话长,我先帮你打出来,等会吃早餐时再跟你详细说吧。撸久了对身体不好。」

  「好吧,那你告诉我,你有没有想着别人的男人自慰。」

  「就知道你不是想听我的故事。」琴儿白了我一眼,手上加大力度握住我的鸡巴,狠狠撸了两下。「想过,哼,你开心了吗?」

  得到肯定的答案,让我的心里像被什么东西重重锤了一下,琴儿的另一面,并不单纯。「你怎么想的呢?」我嘶哑的问道。

  「你真变态,连这个也要听。」琴儿没有察觉我的异样。

  「我喜欢听这个,告诉我吧,乖老婆。」我抚摸着琴儿的脸。

  「老公,这就是绿帽癖吗?」琴儿问了一个让我窒息的问题。

  「嗯……」我喘息着。

  空气稍微凝滞,隔了一小会儿,琴儿才缓缓开口:「他先是亲我,然后摸我的胸部……」

  「然后呢?」我迷失了。

  「他摸了我的下面。」

  「怎么摸的?」

  「他用手指挖我的小洞洞。」琴儿说到这,也闭上眼睛开始幻想。

  「接着说。」我呼吸越来越沉重,像即死之人。

  「他把裤子脱了,要插我。」琴儿轻声呜咽着。

  「别说插,你就说他想用大鸡巴屌你的小骚屄。」我完全沉沦了。

  「他想用大鸡巴屌我的小骚屄。」我看到琴儿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胯下。
  「给他屌吗?」我问道。

  「不,不给。」琴儿哆嗦着。

  「为什么不给?你下面都湿透了,小骚屄不就是给大鸡巴屌的吗?」

  「哦……不要,我只想给你,老公。」琴儿一声低沉的呻吟,给我撸管的手也越来越没力气。

  「那时候咱俩还没认识,没关系的,你就从了他,给他屌一次吧。」我挪开了琴儿的手,干脆自己撸了起来。

  「哦……那样好吗?」琴儿揉着自己的小穴。我本想再劝两句,琴儿又问道:「我给他屌了,你怎么办?」

  问得我一个激灵,头皮一紧,把那在内心里盘旋了无数个日子的幻想,全盘托出:「乖老婆,我站旁边看着他屌你。」

  「噢,你……你就那么想当王八啊?」琴儿估计也是爽到了,一句话像利剑戳进了我的心窝。

  「是啊,做梦都在想。」我把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撕了个粉碎,死就死吧,死也要死个痛快。

  「那人家就成全你,给他屌一回,你在旁边老老实实看着。」琴儿拼命的揉着自己的小穴,「老公,我要来了!」

  「你给他屌得爽吧?」我急忙问道。我也快到极乐世界了,手速越来越快。「他的鸡巴大吗?」

  「屌得我好爽,爽死我了!又长又粗,屌到我心窝里去了。」

  「好老婆,我要射了!」

  琴儿大叫道:「我给你戴了绿帽子,你就那么开心?」

  「哈,开心,好开心。」淫妻欲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脑子。「琴儿,我,我要射了。」

  「别人用大鸡巴屌你老婆,你只能站一边对着空气撸,爽吗?」

  「爽!超爽的啊!」我一声怒吼,腰眼一麻,愤怒的子弹喷薄而出,射得满地都是。

  琴儿也咿咿呀呀呻吟着,胯部喷出一道道水流,浇在浴室的白色瓷砖上。
  我们二人彼此注视着,在高潮的余韵中回味良久。我冲洗了手上的精液,一把将琴儿的娇躯楼入怀中,「你刚才叫得真浪,瞧瞧,地上都是你的水。」
  「讨厌,不要逗人家了,我也要洗一下,脏死了。」琴儿挣扎了一下,但是被抱紧了动弹不得。

  我捉住了琴儿那只自慰用的手,皮肤上水淋淋的全是乳色汁液。「一点都不脏,来,让老公尝尝。」趁琴儿不备,我一口含住了这几根青葱玉指。

  琴儿大臊,左手对着我就是一顿乱打,嗔道:「你变态!」

  我才不管呢,把琴儿的手指一根一根吮吸了个遍。真正的原汁原味,错过就太可惜了。见琴儿还欲打,我恐吓道:「你再打我,我就把地板上的也舔干净了。」老实说,我真想把琴儿喷在地上的浪水也舔一边,不过那未免太毁形象了,还是算了吧。

  琴儿被我惊得目瞪口呆,却也不敢在动手。只能羞羞答答看着我作弄,等我享用完毕,她已经是从脸上红到耳根了。哈哈,这才是那个正常的琴儿嘛。
  接下来和琴儿简单的洗漱了,然后就是陪着琴儿一起做早点,我给她打下手。今天的早餐是番茄鸡蛋面,我调配料,琴儿煎蛋。两个人分工合作,十几分钟,两晚热气腾腾的番茄鸡蛋面就做好了。

  我还惦记着琴儿给我讲她念书那会儿的事呢,让她给我好好说说。再一个,可以旁敲侧击了解下菲蓉这个妖女。昨晚的事,我到此时都还不敢相信真实的发生过。事出无常必有妖。

  琴儿抿了抿小嘴,说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和菲蓉,丽丽念书是同班同学,玩得特别好,大二的时候在学校附近合租了一个房子,不用跟别人挤在一起,还可以自己做饭,我的厨艺其实就是那段时间学会的。菲蓉家最有钱,穿得也时尚,走到哪儿都是她最抢眼。丽丽性格活泼,很多男孩子都跟她玩得好。我那时候不会打扮,是我们三个里面最不起眼的一个。后来她们两个有了男朋友,就我一直单着。」

  「没人追你?我不信。除非你们学校的男生都眼瞎了。」话这么说,但没人追才是好事啊,不然就轮不到我捡便宜了。

  「哈哈,有是有啦,只是那时候我也就那样,所以追我的人……反正对他们都没什么感觉。」琴儿小口的吃着面条,模样十分优雅。

  「那后来呢?等等,她俩的男朋友不会是现在大涛和小飞吧?」我问道。
  「当然不是。她俩在大学就换过几任男朋友,尤其是丽丽,她换过好几个男友。」

  我点了点头,道:「丽丽看上去确实比较放得开。接着说,我想听听你的感情故事。」

  「我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琴儿笑眯眯地摇晃着小脑袋。

  「你老说我要诚实,自己却一点不老实。」我不高兴地说道。「刚才在浴室里你怎么跟我说的?」

  「那还不是为了满足你?」

  「那你就再满足我一次吧,宝贝儿。」

  「老公,看起来,你的绿帽癖很严重啊。」琴儿看着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我老脸一红。

  琴儿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自顾自地说道:「菲蓉和丽丽在交了男友之后,就经常带他们回来过夜。有时候他们一做就是一晚上,吵得我睡不好觉。」
  「所以你就YY了她俩的男友?」我抓住了重点。不过丽丽和菲蓉这俩骚屄够可以的,差点把我的宝贝琴儿带坏了。

  「对不起,老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们的声音,那里就湿了,然后不知不觉……。」琴儿带着歉意说道。

  「你不用道歉,这是正常需求,我那时候还经常打飞机呢。后来呢?」
  「后来,菲蓉和丽丽看我一直没男朋友,经常笑话我,有一次菲蓉就说要不把男友借给我用,我……」琴儿越说越害羞,脑袋都要垂到桌子底下去了。
  我听到这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小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琴儿这表情啥意思,难道说真的发生过什么,「然后你就答应她了?」

  「因为这两个坏蛋一直欺负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回事,脑子一热,就稀里糊涂答应了。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真没有想要那个的意思,我其实就是跟她们赌气而已。」琴儿慌乱地解释着。

  尼玛,冷静冷静,我强制自己控制住颤抖的身体,把心里那股欲火安抚下去。琴儿的第一次还在,说明肯定没发生过性关系。老实说,我确实是有轻微愤怒以及不爽,但是更多的是性奋。这下我也确定了,琴儿也是个小闷骚,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纯洁善良。

  这也许是人性的两面吧。

  「后来怎么样了,哎呀,你怎么不把握好机会?」我挤眉弄眼地说道。
  琴儿见我不像生气地样子,放下了心,瞪了我一眼,嗔道:「我看你是巴不得我跟别人发生关系吧?」

  「我这不是希望你能性福嘛。」我喊冤道,「而且那是你大学时代的事了,我也控制不了啊。」

  「唉,我本来打算把这事一直埋藏在心里的,但是遇到了你这个绿帽癖老公,我就全部都告诉你吧。」琴儿叹了口气,说道:「我以为菲蓉开开玩笑就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她真把男友借给我了,我这时候已经下不了台了,所以,就…就让他上了我的床。不过那天晚上我穿着睡衣的,什么都没有做。」

  我的天,我真想拨开琴儿的内心,看看她的真实模样倒是什么样子。就这么简单让闺蜜的男友上了她的床!

  「她还真舍得啊,不过既然是菲蓉的男友,条件肯定不错吧?」我微微嫉妒的说道。

  「是挺帅的。他是我们学校一个乐队的成员,吉他弹得非常好,有不少女孩子暗恋他。菲蓉还带我们去看过他的表演。」琴儿说道。

  「你也是其中一个?」如果是这样,难怪琴儿没有拒绝。长得帅又有点才艺,在校园是十分吃香的条件。

  「我只是不反感而已。」琴儿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安慰我。

  我没有深究,继续问道:「后来呢,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像这种人恐怕也不是什么老实的孩子,肯定也交过不少女朋友,很会讨女孩子开心。」

  琴儿盯着,说道:「你很了解男人嘛,他是挺会哄人开心的,后来我就答应让他抱着我睡了,但是不能碰我。」

  抱着你还不算碰你,这是什么逻辑?尼玛,我心里一阵酸痛,但是刚射精没多久的鸡巴又渐渐抬头了。

  「你们还做了什么?」我的声音有些抖。

  「我不说了,你明明答应我不会生气的。」琴儿似乎察觉到了异样。

  「我哪有生气?真的。」我连忙解释。

  「还说没生气,你声音都变了。我就知道,我不该告诉你的。」琴儿眼里涌起泪光,「呜呜……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了?」

  交往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琴儿这副模样,让我心疼又焦急,忙不迭地坐到琴儿身边,安抚道:「亲爱的,我跟你保证,我真没有生气。」

  「我就知道,你不信任我,就是故意试探我,打听我的过去,是不是?」琴儿泫然欲泣。

  我的妈,这简直就是黄泥巴掉裤裆里,百口莫辩了啊。我只能用行动来证明,硬着头皮把琴儿的手放到了我那肿胀的鸡巴上,「亲爱的,老公只是性奋了,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你的气?」

  琴儿的小手感受到了我的坚挺与火热,脸上染起一朵红云,对着我又打又踢,娇嗔道:「呜呜,你这个大变态,我要咬死你。」

  「哎哟,咬死了我你不是要守活寡了。接着说,老公刚性起呢。」我假装痛呼。

  「哼,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我告诉你吧,后来你老婆就主动摸了他的鸡巴,还帮他打飞机了。开心了?满意了?」琴儿红着脸说道。

  「怎么回事?快告诉我。」我鸡巴猛地一挺,急忙说道。琴儿也会说鸡巴这两个脏字啊,我真的性奋了。

  琴儿清晰的感受到了我下体的跳动,白了我一眼,无奈地说道:「我们睡了好几天,他天天拿下面顶我的屁股,有一次我醒来得早,见他还睡着,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偷偷摸了他的下面。」

  「就像刚才那样,你说摸了他的鸡巴。」我喘着粗气说道。

  琴儿掐了我一下,说道:「我偷偷摸了他的鸡巴,没想到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在装睡,于是被抓了个正着,然后……」

  「然后你就给他撸鸡巴了。」我摁着琴儿的小手,摩擦着我的鸡巴,缓解我的胀痛。

  「是的,我给他撸鸡巴了,他很快就射了,射在你老婆手上。」琴儿配合地安抚着我的肉棒。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