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之绿】(15-16)【作者:facemaskdon】

【挚爱之绿】(15-16)【作者:facemaskdon】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字数:9366


               (十五)

  在这样情感受挫的日子里,当我的痛苦在思想斗争中占了上风,我曾想过是否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公司里有个新来的女大学毕业生,长得略有几分姿色,在我和她有限的几次接触中,她都是笑脸相迎,让我觉得也许她对我有好感。某天我在微信上找她吃午饭,她竟然推托了,我自觉面上无光的同时,有种深深的低落。换了十年前的我,身边比她漂亮的姑娘多的是,我怎么就沦落到连约这样一个女生吃个午饭都会被拒绝了呢?

  这件事也让我重新认真地在镜子里审视自己,现在的自己和十年前,究竟差了多少呢?嗯,脸胖了,肚子大了,头发不抹发胶了,总之,从一个挺帅的男人变成大叔了。这个挫折和发现激起了我的斗志。我买了个健身卡开始每周三次锻炼并控制饮食,不过积累了十几年的脂肪,毕竟不是一朝一夕能减掉。

  不知是麻木还是饥渴,我越来越能包容婕的出轨。如果我们能在感情上重修旧好,把这件事变成我们性生活中的游戏,这不就是我幻想了无数次的绿帽情趣么?我从这样的想法中找平衡,但有时也会拷问自己的内心,这是否其实是欲望带来的软弱,而非情趣给我的选择。

  我在网上找一些绿帽圈的网友倾诉,想听听别人的意见。有些人说这样的女友必须分手,但也有人说你得自己想想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是否真的想在现实里戴绿帽,如果要,那么这样一个有老婆的第三者至少比未婚的安全些。我觉得最触动我的是一个网友问我女友是否已经不爱我,因为绿帽游戏最美好的应该是它给夫妻或男女朋友两人带来的关系的一种特别的深入和升华,但如果女方已经完全变了心,譬如潘金莲之于武大郎,他们之间就不存在这个游戏的基础了。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相信现在大部分时间婕的心思不在我这里,但她真的能完全放下我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吗?她对他的兴趣会长久吗?我曾在难眠的夜晚,听到她在客厅哭泣,她是在揪心与他感情的不顺利,还是在感怀与我的变质的爱情?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勇气问她,但我想努力在生活里让自己变成一个更好、对她更有吸引力的男人。而在性的方面,虽然我连自己都不太愿意面对,但我确实滋生了被她调教的欲望。

  某个周六的上午,她照例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我知道她假装去健身房,实际要去见情人。心里斗争了许久,还是欲望占据了上风,我从床头柜里取出贞操锁,心里扑腾腾地跳。

  「去健身啊?」我凑过去,明知故问道。婕的上身只穿了个胸罩,还是我送给她的维密,想到她马上要穿着我为她挑选的性感奶罩去取悦别的男人,乃至被他褪下肩带剥出两团白嫩的酥乳揉搓吮舔,我心里一阵阵的酸。

  「嗯」,婕扑着粉,淡淡地道。

  「帮我把这个戴上好不好?」我从身后拿出那个羞耻的器具,声音微颤。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锁?」她显然被勾起了好奇,转过头看了看它的形状,有点不好意思,「由!」

  她鄙夷的表情,此时让我既难为情又刺激,腆着脸跟她解释各个部件。
  「那你把裤子脱下来呀」,她眼里闪着光。

  我曾无数次在婕面前暴露下体,此时却有种在医生面前脱掉裤子被检查的尴尬。

  「怎么戴的?」

  「这样套上去……」贞操锁的冰冷和婕手指的撩拨此时对我的鸡巴都有异乎寻常的刺激,我咬着舌头,让疼痛帮助我尽量避免勃起,「把锁从这里扣进去…」
  随着「咔嗒」一声,我人生第一次被女人用贞操锁锁了起来。

  婕有趣地用手拨弄着我被锁住的鸡巴,吃吃地笑,「钥匙放哪里?」

  「等下一把放在你这里」,我面红耳赤地道,「我帮你……挂在手链上好吗?」
  「哦……你要我戴出去给别人看到是吗?」婕明显被刺激到了。

  「……是的,碰到懂的人他们可能会看出来这是什么」,光是这样说我已经不由自主地勃起,鸡巴却被局限在小小的铁笼子里,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却发现这个金属牢笼让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他们就知道这个女人的男朋友被她锁起来了……」

  婕长长地哦了一声,「吕墨你这个绿奴,连这么变态的东西你都用上了……你活该我给你戴绿帽子……」

  我面上火烧火燎,心里仅存的自尊仿佛如薄薄的水囊被刺得砰然破裂,不由自主地在她面前跪了下去,「是的……谢谢你给我戴绿帽子……」,我把头埋在她双腿中间,感觉自己根本抬不起头面对她。

  婕双腿用力绞着,拉扯着我的头发,「我给你戴绿帽子你还感谢我是吗……你还给我下跪……吕墨你怎么是这样的呢……你的自尊哪里去了……你要叫我什么你上次自己说的……」

  我颤声道,「……女王……」,她的其它质问我根本无法回答,鼻息粗热的像要烧起来,伸手来扒她的内裤,「让我帮你舔……帮你舔湿方便你出去让别人操……」

  婕带着哭音叫了一声,没有抵抗地让我把内裤剥下,我瞥了一眼,阴道口已经泌出水来。我一口舔了上去,她下身一缩啊地叫出声来,我的舌尖蘸了她稠滑的淫水来舔她的阴蒂,她充满快感地呻吟。我的下身一阵阵地勃起,却被铁圈箍得死死的,带来一阵阵的疼痛,此时这痛感却让我更有自虐的下贱感,让我忘我地想要侍奉她。

  「你已经湿透了」,我口鼻附近已经完全被她的淫水沾满,闷声道,「喜不喜欢我这样的男朋友?」

  「喜欢!」,婕浪叫道,「不过你不是我男朋友了……我男朋友只会把他的鸡巴塞在我嘴里……你就是个绿奴……只配跪在我面前帮我舔……以后我每次出去约会之前就把你锁起来让你幻想我们操屄,你自己一个人连撸也不能撸……好吗吕墨……我们以后就这样好吗……」

  我此时已失去理智,「好的……我喜欢的……」,我卷起舌头把它想象成自己的肉棒一下下顶入她的阴道,「我想这样被你羞辱……羞辱我好吗……不要让我插进来……只让别的男人插……让我得不到性满足好吗……」

  婕尖叫着瘫坐在座椅里高潮,「噢!满足你!就是不让你插……噢!噢!」
  我的膝盖跪得生疼,此时却不想起身,在她高潮后仍然温柔地舔着她的阴户周围。

  「爽死了」,她喘息着,「……那第二把钥匙怎么办?」

  「要留在我这里以防万一。」

  「那你要是作弊自己打开怎么办?」,她追问道。

  「……那没办法。」

  「那不行」,她笑道。

  「那你说怎么办?」

  「嗯……」,她思考片刻道,「你去做块冰,把钥匙冻在里面拍张照给我,我回来检查。」

  「我操,这样的办法你也想得到。」我是真的被她惊诧了。

  「我有天赋呀」,她得意地道,「你现在就去弄」,又道「拿张纸巾来给我擦一下,被你弄得这么湿!」

  我起身拿了湿巾给她擦拭下身,然后去准备东西,先放了些冰块在一个玻璃杯里,中间放上钥匙,再把杯子倒满水,最后放进冷冻柜,心里怦怦跳着,充满了新鲜感。转身从厨房出来,婕仅着内衣,在挑选衣服,她雪白丰盈的乳房把奶罩填得满满得,聚拢出一道深沟,丁字内裤从后面看去,只有股缝中的细细一条,两瓣丰臀几乎完全暴露在外,我瞧得欲念大炽,忍不住从她身后抱住她,将她双乳兜在掌心,下身被铁笼箍得紧紧的,却仍本能地顶住她的肥臀。婕半推半就地笑,「不要搞我!」,又拿了两条裙子说,「哪件好看?」

  我心想你出去偷人还要男朋友帮你挑裙子,此时却在嫉妒中夹杂了刺激,口中道,「你健个身还选什么裙子」

  「那换衣服之前也要美丽的呀」,她强辩道。

  我笑笑,揉搓着她的双乳道,「那件低胸的。」

  婕挣扎着咯咯笑道,「为什么低胸的好看?」

  我应道,「让男人看你的奶呀。」

  婕被我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哼道,「我才不要。」说着赌气般道,「我偏穿另一条。」说着一耸臀顶开我道,「去去去,让我穿衣服。」

  我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坐在床沿看着她抬起一条长腿钻进裙子里,她却没站稳身子一晃啊了一声,我忙伸手扶住她,一手扶住了腰另一手却刚好扶在她左乳上,这下她身子一软更站不稳了,贴在我身上惊叫着两个人跌倒在床上,我立马嗷了一嗓子。

  「怎么啦」,她还在咯咯地笑。

  「你压到我笼子了」,我痛叫道,她一条腿还在裙子里,两个人笑着滚作一团……

  五分钟后。

  「走啦」,婕朝我飞了个吻,还抬起手腕朝我指指手链,上面的挂件中有把银色的小钥匙,她看着我有些发窘的表情得意地笑着,伴着一阵香风娉婷地走出家门。防盗门砰地关上,隔着还能听见婕的高跟鞋的哒哒声。方才还嬉笑热闹的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心里也一阵失落。

  我的伴侣去和别人偷情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她是那么迷人,我是那么爱她,而她把心扉和大腿向他打开。

  我呆坐了片刻,开始上网打发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正百无聊赖的当口,QQ嘀嘀响了,是一个最近聊过的网友S。

  「你好」,他拜了个拳。

  「你好」

  「最近你女友怎么样了」,S道,我大致告诉过他我的情况。

  「她今天又出去了」,反正大家都不认识,说起话来反而少了顾忌。

  「又去给你戴绿帽了?」他单刀直入地道。

  我心里不知是愤怒还是刺激,只回了一个「嗯」字。

  「你什么心情?」

  「不好说」,我犹豫了一下又写道,「她出去之前我帮她舔了。」

  「我操,很刺激啊。」,他坏笑。

  我有点冲动想告诉他锁的事,却还是没好意思,但这纠结已经让我发硬。
  没等我回复,他的下一句来了,「你女友漂亮吗」

  「很漂亮」。

  「有不露脸的私房照吗」

  「等等」,我从前就挑过婕一些的私房照P掉脸,幻想有一天发到网上,一直没有实现,刚好他问起,我很快挑了几张性感但不露点的发了过去。其中一张穿比基尼的背影,薄薄的泳衣下臀部的挺翘曲线和股沟的形状清晰可见,似乎连肉色都能见到几分。还有一张是侧后方向拍的全裸上身,看不见乳头但婕丰满的乳型在背侧弯出一道极诱人的弧线,和她清瘦的背影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
  「哇身材超好啊」,他发了个满眼红心的表情。

  「是的,脸也很漂亮,不然我也不会现在这样还不愿意离开她」

  「想开点兄弟,这样的女人你一个男人肯定守不住,她还年轻喜欢玩,多少男人想上她,人家一支球队你就一个守门员怎么可能不让人家进球」,他笑。
  「嗯」,他这么说我好像好过了一些,也许婕的出轨并非我的无能。

  「关键你要把她的心收回来」

  「我也知道啊,但要怎么办呢」

  「无非就是抬高自己,打压别人,具体要看你自己的情况了。要不你发两张露点的我给你出几个主意」,他坏笑。

  我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一方面不由自主地想炫耀和暴露婕,另一方面也想听听他的建议。发了一张婕侧身站在一个阳台门框背后,脸蛋刚好被遮住,画面中婕的丰乳耸出门框右侧,肥臀翘在左侧,身材S得一塌糊涂,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婕的裸照之一,让我想起大学里我们一群饥渴的男生意淫班里胸最大的一个女生,说她人还没进教室胸先进去了。还有一张婕全身赤裸,玉体横陈在床上双手遮脸,一腿蜷缩一腿伸长,比例傲人,双乳摊圆仍看得出乳量丰盈。

  他大赞了几句,接着道,「我就说两点吧。第一你要提高你在她心中的份量,按你说从前她是很爱你的,什么变了呢?如果是你不愿意马上跟她结婚伤了她的心,那你就表示你很爱她现在愿意了呗。如果是你形象变差了那就平时多注意打扮,如果生活缺少情趣那就更积极地安排两个人除了性以外的活动。另外你要恢复一点男人的威严,不能什么事都由着她,人都是这么贱的,别人如果毫无条件地对你好你就不当回事。」

  我一阵心虚,心想我现在还戴着贞操锁,但又觉得他说得有点道理。

  「第二点要想办法控制她和她情人,你要的是绿帽子,不是让她爱上他,还好人家有老婆孩子,你可以想办法给他们制造一些矛盾,比如让她跟他约好见面但临时没办法去赴约,或者让她在来大姨妈的时候去见他,这样他如果表示出兴趣不高她就会觉得他只是想跟她上床,甚至你可以想办法匿名联系他老婆,告诉她她老公有外遇让她注意。」

  我心念电转,想到行车记录仪里他们确实说到过他住的小区,未必找不到他的确切地址,不过这件事有点超出我的行为标准,姑且先听听。

  「如果这些你都尝试了还不行,你就索性跟她摊牌,她一时也没有多好的选择,那个男人多半不肯离婚来跟她结婚的,等到她觉得她可能落得一无所有,她可能就会觉得你重要了。」

  「嗯受教」。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你好运。」

  「谢谢」,我关掉窗口,默默思考着。

               (十六)

  第一个问题是,我是真的喜欢绿帽,想要在现实里戴帽么?从前我经常纠结这个问题,总觉得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送给别人操自己有点太吃亏了。如今帽子已经实实在在被戴到头上,婕帮我做了这个决定,倒是不必再踌躇了,所幸最初的心痛后现在也的确感觉到刺激。至于绿奴,我感觉最多也就是和婕幻想一下,真要和她情人见面做这种事,乃至被他羞辱,拜托,这对我风险实在太大,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了。这样说起来,我也有了把柄在婕手中,要是我们真的不在一起了,她万一把我的绿帽癖说出去,我们共同的熟人听到了怎么办。这事幻想起来刺激,真的发生可就有各种不堪。由此我想到也许我真的应该和婕结婚,这样我们的关系相对稳固,我的秘密被泄漏的可能性会小很多。

  想想也可笑,从前婕催婚的时候我不愿意,导致她出了轨给我戴了绿帽子我反而想跟她结婚了,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真贱。又想到还有些重口味的同好想找一个当过小姐的老婆,天天听老婆给他说自己被多少男人嫖过,又觉得自己还比下有余。

  想到婕穿着圣洁婚纱的样子,不禁心头一热,打开淘宝搜「婚纱」,一动念又加了「低胸」两个字,出来一堆结果,里面的模特们一袭白色嫁衣,配上头饰头纱,个个动人极了。我心想婕要是这么打扮,和这些模特有得比。想象着在庄严隆重的场合,婕的一对雪丘般的北半球暴露在众宾客的面前,我的鸡巴顿时在笼子里硌得生疼。还有些婚纱是开叉设计,新娘的整条美腿会随着步伐时隐时现,以婕的大长腿,那效果绝对惊艳。我想得如痴如醉,不由想到婕现在在做什么。看看时间,现在应该吃过饭在床上被啪了吧,我心里一阵刺痛,突然有冲动想打电话给她。她会接吗?如果她接,小周会不会干得更刺激?肯定会的,在一个女人拼命忍住呻吟跟男朋友假装一切正常地说话的时候狠狠地插她的肉洞,这种征服的刺激谁不喜欢。我思绪混乱,颤抖着手指按了拨号的绿键。

  嘟……

  嘟……

  嘟……

  她听到了吗?还是在犹豫要不要接?

  嘟……

  嘟……

  「喂?」电话忽然接通了,传来婕的声音,和平时几乎一模一样,几乎。
  「我呀」,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呀」,婕的背景很安静,她似乎想问我有什么事,却又忍住了没问出口。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你了」,我紧张地道。

  「怎么突然……这么好」,她轻笑,我却听得出她的尴尬,句子里不自然的停顿似乎还伴随了一丝轻微的喘息。

  我的心高高吊起,想象着此时她的阴道里插着别人的性器,他淫笑着还在缓缓抽动。

  我闭上眼睛,想要捕捉声音里每一丝她偷情的痕迹,「打搅你健身吗?」
  「没有啊,我正好……在休息……教练把我弄得累死了……」,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很累,她允许自己喘了几声。

  我心想你可能是被弄得很累,但弄你的人不是教练。我似乎听到轻微的肉体碰撞声,极轻颇缓但有节奏。

  「你们健身房不放音乐的吗好安静哦」,我大着胆问道,想看她紧张之下怎么回答。

  「……」撞击声忽然停了,可能是婕在他的抽插下无法思考,不得不勒令他停下吧,「没有啊……刚才放的,现在可能暂停一会儿吧。我不跟你说了,休息时间到了教练要催我继续了。」

  「好吧」,我也没有理由继续纠缠,「爱你哦。」

  「嗯我也爱你……噢……」她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

  「怎么啦?」

  「没……没什么」,她的声音里明显在紧张,「肌肉很酸……」

  我心想肯定是他听到她说爱我,故意给她来了一下狠的,导致她猝不及防,口中却道,「好吧好好练,byebye。」

  「byebye」,她有点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

  她肯定要埋怨他不管不顾害得她差点穿帮吧,然后被他更兴奋地一顿狠肏,也许他还会在言语上羞辱她和我,逼问她是不是男朋友满足不了她导致她出来找情夫挨肏. 我想象着这对奸夫淫妇恋奸情热的模样,这些都是我年轻的时候玩过的游戏,现在轮到我是那个苦主了。从前古书上看到一句话,淫人妻女者,妻女必为人所淫,哎出来混总要还的。

  即便如此我仍然不由自主地勃起着,贞操锁的金属条死死禁锢住我的肉棒,几乎要勒入肉里,我徒劳地握住那只笼子,欲火焚身而一筹莫展。我想象那个男人此刻正在享用婕的美鲍,她肥厚的大阴唇和花朵般的小阴唇张开逢迎着他的肉棒,让他体会她潮热紧致的阴道里的每寸肉壁的触感。他在睡我的女人,而我被她锁住了男人的象征,连自慰的权利都被剥夺,还在幻想为她披上嫁衣。

  我依稀记得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里有个拥有世上第一快剑的善良剑客,曾和一个美艳无敌却心如蛇蝎的女人在一起。那个女人每天喂他喝加了麻药的汤,让他睡着以后就去跟别的男人鬼混。她还不跟他性交只帮他用手,好像记得有一句话描述她说别的男人都可以得到她,但偏偏他不行。

  我想象着自己被婕这样控制,她利用我越来越高涨的性欲来摧毁我的意志,让我臣服在她的裙下。她尽情放纵,却唯独我无法得到她的肉体。想到惊心动魄处,只觉欲火焚身,阴茎不知何时已分泌出些许粘液。

  一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强打精神做些别的事,开了QQ音乐听歌,想起和婕很久没有出去唱歌,事实上除了看电影吃饭,我们很久没有做恋人做的事了。去酒吧?谈些什么呢?吃饭等上菜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各自看手机。去夜店?一把年纪的人,不适应那个环境了。

  忽然听到韩雪的飘雪,记得是日本人谱的曲,格外优美,歌词也尤其动人:
           如果知道结局我们还会相爱吗

             我猜不到你的回答

            冰雪中的誓言是真心的吗

            怎么此刻什么也没留下

            现在只剩下风吹乱我的发

             雪掩埋记忆的伤疤

            往事就像雾气慢慢地蒸发

            痛到麻木也许就放得下

            就让我的泪不停地去冲刷

            冲刷你曾经亲吻的脸颊

            伸出手想留住一样的冰雪

             那瞬间的融化仿佛在

            祭奠你和我的爱情童话

  我想着自己的人生,往往除了在一段关系刚开始或者面临结束时以外,平时不怎么把「爱情」这两个字放在心上。如今面临挫折,才觉得爱情对我并非不重要。它就如空气和健康,平时总是在那里,可一旦面临失去,才意识到它的意义。我思考我和婕的关系,我是否离得开她?我当然可以活下去,但我实在缺乏过渡到没有她的生活的勇气。

  ……

  婕通常会在晚饭前回来,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心里已经像有蚂蚁在爬。终于听到门外熟悉的高跟鞋脚步声,我起来迎去,婕刚进门我已在她面前。

  「回来啦?」她刚换了拖鞋我已抱住了她。

  婕的表情还有几分不自然,「嗯」。

  「快点帮我解开」,我拉着她的手直奔卧室,直接拉下裤子。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囚笼,「蛮乖的嘛,真的等我回来」,正要用手链上的钥匙帮我解锁,忽然眼神和我一对,见我一副着急的模样忽然停下来到,「你还没有求我。」

  我拉着她的手央求道,「求求你,把我解开。」

  她的眼珠骨溜溜地转,「说说就算啦?这叫什么求。」

  我被她捏住把柄,心里却有小小期待,「那你要我怎么求?」

  婕笑道,「你自己想,反正急的人不是我。」

  我心念电转,拉着她的手自已躺倒,低声道,「坐到我脸上来好吗?」话音都有些发虚。

  婕的脸也有些红,咬了嘴唇依言爬上床,直接跨坐在我脸上。她内裤的裆部触及我的嘴唇,我不由隔着布料吻她的阴户,她仰头哦了一声,随即自己把裆部拨开一边,直接把肉屄贴住我的嘴唇。我上臂被她的小腿限制了活动空间,但肘下还能活动,捧着她的肥臀,伸出舌头舔舐她的私处。她开始大声呻吟,双手抱住我的头颅,身体前后移动用阴户来凑我的唇舌,很快就把淫水涂满我的唇鼻四周乃至下巴。我感觉到她的目光,睁大眼睛向上看去,她正盯着我,秀发披在美丽的脸庞一侧,表情充满了欲望。我瞧着她的眼睛,忙中抽出片刻道,「你今天又给我戴绿帽子了是吗?」

  婕仰起脖子长长地噢了一声,屄里汩出一汪热流,随即低头看着我道,「是的……」,她的表情复杂,像是混杂了心虚和亢奋,「你开心吗?」

  我闭上眼睛,口中道,「开心的。」

  「要不要谢谢我满足了你?」

  「谢谢你」,我充满臣服地道,「以后你被操过回来就直接坐在我嘴上,我帮你的小屄放松一下好吗?」

  「哦……好的……噢!噢!」,婕瞬间扯着我的头发高潮了一次,接着反手来摸我仍被禁锢的鸡巴,「被关在笼子里感觉好不好?」

  我瞬间勃起,「有点勒……」

  她从我脸上起身跪到我两腿之间,一手把铁笼扶起,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一边开始舔我的睾丸,笑得像只小狐狸,「如果我让你再硬一点会怎么样?」

  我充满刺激地哦了一声,「……不知道……」,眼睁睁看着她不怀好意地挑逗我。

  她边舔边拨弄我的笼子,还把手指甲从金属圈的缝隙里塞进来刮我的肉棒,「现在这样什么感觉?」

  「越来越紧了」,我嘶声道。

  她吃吃地笑,一不做二不休地起身坐到我身上,用阴户来蹭我的笼子。我眼睁睁看着她的阴户离我近在咫尺,阴茎偶尔能从笼子的间隙中蹭到她的性器,却无法插入。

  她忘我地自己捧起双乳抚摸着,水汪汪的媚眼瞧着我低低喘息道,「我美吗?」
  「美!」我的欲望烧得我难以自制,动情地道,「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你是我的女神……」

  婕起伏扭动着身躯不断用阴户刺激我的下体,「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插进来?」
  「噢是的!」我感觉额头上已经在暴筋,下身生疼。

  「我偏不让你插」,她喘息道,反手捏住我的睾丸,连同根部那个铁圈一起用力把玩。

  我几乎要崩溃,坐起身抱住她柔软的身躯疯狂地舔吮她的每寸肌肤哀告道,「我受不了了!快点给我!你要怎么样都可以!」

  她胜利地浪笑,看着我道,「你说的哦」,让我拉着她的手腕来开锁。阴茎从铁笼里被释放的那一霎那,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我抱住她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毫不犹豫地捅了进去!

  「噢!」她抱紧我充满刺激地大叫一声,看来她挑逗我的同时自己也忍得挺辛苦。

  她的愉悦给了我自信,毫不留情地狠狠捅她,「你这个贱货竟然趁人之危!看我怎么惩罚你!」

  「来呀惩罚我呀」,她大叫,「我告诉你你又是今天第二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你知道的对吗?」

  「知道的!」我亢奋地道,「轮死你这个臭婊子!」

  「你蛮厉害的嘛」,她喘息道,「笼子里关了一天现在又生龙活虎了,看来应该再把你多关一会儿」

  「我操!」,我拼命日她,满头大汗把她的头发和枕套都弄湿了。

  「再不把你从笼子里放出来你的鸡巴是不是要伤到了?」她浪笑道。

  「那不是影响你一生幸福了?」

  「怎么会影响我呢」,她冷笑道,「没了你外面到处是男人,你以为你鸡巴不行了我会为你守着吗?」

  我头皮发炸,闷声道,「我知道你不会的」

  「对啊你还好好的我都给你戴上绿帽子了,你想想你要是废了我会怎么样?」她在我耳畔吐气道。

  「噢我干死你!」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这么淫荡你索性出去卖好了让男人一个个排着队轮你让你真的当婊子!」

  「噢好的呀你帮我找男人我就去让他们嫖好吗吕墨!」,婕忘我地喊道,「让你女朋友出去卖好吗!噢!噢!」

  我们死死地抱紧对方,在疯狂的肉体碰撞和喊叫中达到肉欲的顶峰。

               (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