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陷阱的嬸嬸

落入陷阱的嬸嬸



【小齊,收拾好沒?啊呀,你這孩子,咋還沒穿衣裳呢?快點快點!!】

【哦~~】我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精壯的身子,鄭重的拿出母親年前縫制的新衣穿戴起來。

今天,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我叫丁齊,世代都生活在這個地方,過著繁忙又清貧的日子。雖然不用操心太多,生活也很悠閑,但我心中始終想見一見村外的繁華世界到底是個甚麽樣子。這種渴求,在峰子衣錦還鄉後,達到了不可抑制的程度。

峰子是我自小最好的朋友,不過他甚麽都比不上我。無論是上學的成績,家里的農活,池塘里釣蝦子,還是打架…就連他自以爲豪的JJ,也比我小了一號。

他三年前離開了村子,去北京打工,了無音訊。大家都認爲他在外面混的不好,應該是沒臉回來了。但不曾想,一年前,他居然西裝革履的開了個小汽車回來!!!這讓村里的老少爺兒們都羨慕的紅了眼。也就是那時開始,我媽轉變了態度,不再阻撓我外出闖蕩的夢想,反而積極的幫我聯系。

今天,就是我最好的機會!

村頭老李,是我母親姨姐家的姑爺,聽說他原來是大城市來的,後來下鄉受了迫害成了殘疾,感激我媽媽姨姐家的姑娘的照顧…所以就留在這里。今天,他家里有親戚從大城市來,據說還是個大老板。母親早早的就去和老李大好招呼,如果那大老板能看上我,就把我一起帶走。就算不能在他手下做事,多少也是個照應。

一切收拾妥當,隨媽媽來到老李家門口,母親先進去和人寒暄著,在門口的我發現自己竟然有些顫抖。不緊張,不要緊張,我不斷的對自己說。好不容不顫抖了,但卻湧出了一陣尿意…頗爲無奈的我,一邊罵自己沒出息,一邊向老李家的茅房走去。

怕母親隨時叫我,所以走的急了點。在一轉角處,差點沒和一個人撞在一起。我一打量,這人大概二十五六左右,生的白白胖胖,頓時心下一禀。這人估摸著是和那個大老板一起來的,可能是司機一類的人吧?我可不能得罪此人,不然打工之事就無望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連忙道歉

【沒事,呵呵,兄弟很壯啊?】白胖子擺擺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後問【哎?兄弟,你可知道這衛生間在哪?呵呵,到處也沒找到】

衛生間?哦,我懂了,呵呵,是茅房吧?城里人說話還真有意思。正好要上茅房的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大獻殷勤的機會,一路點頭哈腰的領著這個白胖子來到了厠所。這白胖子倒是不忌諱甚麽,問清我也是撒尿後,就拉著我一起。

我看他一脫褲子,頓時心下就有些優越感。他那jj雖然也不算小,不過和我的巨根比起來,簡直就像大人和孩童的差距。我施施然的解開褲子,掏出了我的雞巴,旁邊傳來的驚歎聲讓我心下暗爽。

【哇,兄弟,你這個吊有夠大啊!!】那人驚歎道【沒有,一般一般…】我心里洋洋得意但嘴上卻謙虛的說道。

那人嘿然一聲,尿完後,拍了拍我的肩膀,問起我的情況來。我一五一十的說了,言語中也懇求他幫我說些好話,好叫老板帶我一起去大城市。他笑了笑說這沒有甚麽難的,我心下感激,不斷的說著好話。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老李家的弄堂。

【哎呦,你們認識了?我還說這孩子跑哪去了呢!!小齊,快叫二叔!!】我媽指著微笑的白胖子對我說…原來… 他就是那個大老板…我心下一陣模糊…他也就比我大個五六歲,怎麽就是腰纏萬貫的大老板呢?…直到他帶我離開了我生活整整二十年的小村莊,我還如做夢般的…不敢相信…偶遇的白胖子就這麽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機遇。

幾經輾轉,我被白胖子,不,現在應該叫做二叔,帶到了北京。我覺得我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二叔看上,然後又得知原來二叔一直是在我心中最想去的城市(北京)做生意的。這下我可是和峰子在一個城市了!!我心里暗暗下了決心,三年內,我也要混個小汽車開回鄉去,榮耀一把!!

二叔直接把我帶回了家,那是一個風景秀麗的別墅。開門的一瞬間,我頓時有點懵了。站在面前迎接我們的是一個美豔無雙的少婦,雪白雪白的皮膚晃得我都睜不開眼睛。那仿佛會說話的水靈靈的眼睛,充滿誘惑的紅唇,優雅細長的脖頸…以及,胸前飽滿的滾圓…我啐了自己一口,這可是二叔的女人,我的嬸嬸!!

我不敢多看,低下頭去,但嬸嬸身上淡淡的幽香卻環繞四周,讓我忍不住張大鼻孔,迷醉在這種高貴的氣味里。

在嬸嬸的安排下,我吃飯,洗澡,然後住進了一個說是以後就屬於我的房間。關上了燈,蓋上了被…我對著房頂,久久說不話來。

這一切,都好像是夢一樣…被二叔帶出來…到了北京…有個氣質高貴美如天仙的嬸嬸…想起嬸嬸剛剛彎腰時胸前露出的溝壑…我的小腹如同一團火…騰的一下…燒了起來。

我用力的給了那個不聽話的分身一下,看它有些萎靡的樣子,心中的罪惡感才稍稍的減輕了。

*******************************************************************************白天,我幫著二叔搬貨,送貨。晚上,幫著二嬸打理家務。有時候空下來,二叔會教我開車,也會教我修理一些家用設備。二嬸是會計,幫二叔整理公司的賬務。偶爾輕松時,二嬸也會教我一些會計的知識。我的聰慧和勤懇讓二叔二嬸稱贊不已,生活過的簡單充實卻又滿載希望。

當然,美好的旋律中也會有一些意外的插曲…讓我覺得十分羞愧。

日夜和美豔的嬸嬸生活在同一房檐下的我,總能看到嬸嬸那不爲人知的風情。比如…晾衣架上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乳罩內褲…或是二叔和嬸嬸親熱時留有余縫的門…還有嬸嬸身上那若隱若現輕薄的睡衣…都會讓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難以自持…終於…我偷偷的拿著嬸嬸晾衣架上的內衣…幻想著嬸嬸…自慰了…我偷偷的把沾滿精液的內衣洗好,又放回衣架…心中又是害怕又是自責…發誓再也不乾這種沒有人性的事情…但數日後,被慾望驅使的我,又悄悄的來到了晾衣間…… …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一天夜里,我手里拿著沾滿精液的蕾絲內褲,被外出喝酒剛剛回來的二叔堵了個正著。我臉都嚇白了,跪地抱著二叔的大腿,不斷的叩頭認錯。嘈雜的聲音,把已經睡著的嬸嬸也驚醒了。二叔冷著臉把事情告訴了嬸嬸,嬸嬸頓時滿臉飛紅…這讓跪在地上我,更是無地自容…本來做好被掃地出門的準備,誰知犯下如此大錯的我居然被原諒了。二叔留下淡淡的一句‘年輕人火力旺,不過下次不要這樣了’便摟著有些不知所措的嬸嬸回了房間。

從那以後,嬸嬸的內衣就晾在了自己的房間里,而且穿衣也小心了很多。至於那個傳出嬸嬸歡愉聲音的門縫,也是再也沒有了…心下羞愧的我,默默的用更加努力的工作來彌補犯下的過錯。本來有站穩腳跟就和峰子聯系的打算,我也放到了一邊。超倍完成工作任務的我,考取了駕照,也能漸漸的在財務計算上幫上嬸嬸的忙。可能是心里作用吧?我覺得二叔和嬸嬸看我的眼神柔和了很多…不知不覺中,就這樣到了年末。因爲我表現出色,年會的時候,二叔特意誇奬了我,還給我漲了薪水。面對嬸嬸的鼓勵,和其他員工面羨慕的目光,我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意志躊躇。我決定更加努力,爭取明年還要站在這個台子上接受二叔的表揚!

可一個電話,改變了我簡單的生活…

是峰子…

他先是抱怨我來了北京不給他打電話,要不是過年回家,他都不知道我來了北京。然後他要了我的地址,說要來看看我。在徵得二叔同意後,我把開著豐田的峰子引進了小區,帶到了別墅里。

【行啊,你!!這住上別墅了?】峰子有些嫉妒的說我心下暗爽,但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說道【二叔的,因爲我是親戚所以住他家,也順便幫他做些家務。其他員工有的住宿舍,有的住自己家】

【我操,那也行啊!】峰子話音剛落,一個軟綿綿的動聽聲音傳來【咦?小齊,帶朋友來了?】

【是啊,嬸嬸。我們自小長大的】我連忙肅立,低頭回答道。看峰子一臉癡迷的豬哥樣,我連忙一拉,峰子頓時反應過來,他笑眯眯的弄了弄發型才自我介紹道【我叫葛峰,和小齊哥一起長大的,嘿嘿,嬸嬸好】

可能是峰子那過於又侵略性的目光讓嬸嬸覺得有些不適,寒暄了幾句,就匆匆的走人了。見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峰子一把抓住我,眼睛的嫉妒紅了【我操!!這麽極品的少婦!!你說你上沒上過??騷不騷!!!】

我不高興的推開他,呵斥道【說甚麽呢,她是我嬸嬸!!】

【甚麽他媽狗屁嬸嬸!!看她走路那風情樣就知道是個騷貨!!女人就要乾!!甚麽清純高雅的,都他媽是裝的!!!】峰子譏笑的說【滾你個蛋!!一,人家對我有恩。二,她他媽的是我嬸嬸!!你想讓我亂倫啊?】我憤怒的對他說【切,女人也是有需要的!!我就是…操,看你這樣是真沒上過了?咱倆兄弟一世,你不上,我就上了。到時候肯定給你口湯喝】峰子說【滾吧,人家天仙般的人物,能看上你?】我不削的嘲諷峰子。

【哼哼,那你看著吧】峰子卻很有信心。

… …

從那以後,峰子有機會便來家里做客。名義上是來尋我,但實際就是爲了多看幾眼嬸嬸,多和嬸嬸說幾句話罷了。這小子死皮賴臉的勁頭,倒是讓我佩服不已。最初嬸嬸連幾句話都不願意和他多說,沒幾個月,嬸嬸居然也和他有說有笑起來。

這天,二叔的飛機因北京大雨被延誤在深圳,要第二日才能飛來。做了一桌子菜的嬸嬸居然主動讓我把峰子叫過來吃飯。我其實更想和嬸嬸獨處,雖然不可能發生甚麽,但僅僅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暧昧就足夠我激動的睡不著覺了。不過,嬸嬸既然發話了,我只得把峰子喊過來。

這小子進來時,紅光滿面的拿著倆支紅酒,說是特意送給嬸嬸的。嬸嬸倒是顯得很開心,我看不過他大獻殷勤的樣子,就潑冷水說讓二叔知道就不好了。誰知這小子居然說晚上就喝完了,二叔明天回來連屍體都見不到,逗得嬸嬸大笑不已。

峰子張弄著點上蠟燭,說是甚麽燭光晚餐。嬸嬸居然也笑著和他一起胡鬧,這讓我實在有些不理解。關上燈,點上蠟燭,我沒有感覺到甚麽特別的氛圍。倆男一女圍坐在一起,只給我帶來一種很別扭的感覺。

【嘿嘿,嬸嬸,其實咱們三個差不多同齡呢。叫嬸嬸多老啊,不如就叫你的名字好不好】峰子厚著臉皮說【好吖,我早就覺得你們叫我嬸嬸不好聽,以後你們二叔不在,就叫我清影姐吧】嬸嬸大度的說【好嘞,清影妹子】峰子調戲道

【叫姐姐!!】嬸嬸瞪眼說道

【親妹子!你這麽年輕,不按輩分論,就只能當我妹子】峰子說道【切,得寸進尺喲!那你還是叫嬸嬸吧!】嬸嬸眉毛一挑,撅嘴說道。

… …

看不下去他倆打情罵俏的我,默默地喝了一杯。

… …

然後,又喝了一杯…接著…又一杯…

莫名,我覺得有些頭暈…嬸嬸的話也多了起來…… …

不知是因爲我心情不爽,還是因爲我身體不適…我感覺酒勁在胃里開始一波波的向胸口湧去...每一次沖擊都會給我帶來一種強烈的嘔吐感…爲了不當衆出醜,我隨便找了個藉口,跑到樓上的衛生間自己偷摸的把剛剛吃的喝的都吐了出來…雖然我胃中一點酒精也沒剩下了,但暈沈沈的感覺卻更濃了,我的思緒很輕,像要飛起來般的…但我的身體卻又很沈…無論伸手擡腿都如有千鈞之重…我咬牙堅持往餐廳走著,飄渺的燭光里嬸嬸擔憂的看著我…我正想說些甚麽,卻不知怎麽滴,左腳絆右腳,就那麽摔在餐桌前…… …

嬸嬸和峰子給我攙扶回了房間,峰子還自告奮勇的說要留宿照顧我…迷迷糊糊間,我看到嬸嬸拿出了一套被子…然後…我便陷入了沈睡中…… …

睡夢中…我隱約聽到了開門聲,一個黑影閃過…我頓時清醒了不少…正要喝問,卻發現是峰子,想必是才和嬸嬸喝完酒,回房睡覺了…我依然覺得有些頭暈…便也懶得理他…連身都沒有翻一下,閉上眼睛準備繼續睡下去。但黑影卻總是閃來閃去,我眯眼看去,發現這小子正往身上摸油…我怕他汙了被子,剛要開頭提醒,卻見他只穿著內褲渾身是油的又開門出去了。

我心下奇怪,本想不理。忽然想到房間里面不少書畫都是價值連城的,畢竟和峰子二三年沒在一起了,誰知到他到大城市會不會有甚麽變化。萬一他偷了甚麽東西,我夾在中間卻是不好做人的。我悄然起身,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心里琢磨著,如果抓到他偷東西,我該如何如何…我躲在牆角的陰暗處,看到這小子一拐彎,來到了嬸嬸和二叔的主臥面前。他深吸了一口氣,屈指在門上撞擊了三下。然後說道【嬸嬸,是我】

里面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門沒鎖,進來吧】

然後峰子便推門進去了,然後順手把門關上了。

… …

這是啥情況??在外面的我有些傻眼了…峰子就穿著這身,大半夜的,進了嬸嬸的房間???

我快步走到嬸嬸的房門口,想著嬸嬸肯定會痛斥峰子一頓,然後把他趕出來。我得準備些說辭幫峰子求情才好…可我這人嘴笨的很…一旦勸不住嬸嬸,無論是叫二叔知道了,還是報警,那峰子都不會有甚麽好下場。這可如何是好?

我正焦急萬分的時候,臥室里面居然傳來悠揚婉轉的音樂聲…我心下一愣…貼到門上確定了音樂是從里面傳來的,我心下頓時有一種荒謬感…嬸嬸不但沒把峰子攆出來,還和他一起聽音樂???這是甚麽情況??

我頓時有些hold不住了,迫切的想知道里面到底是個甚麽樣的情況。我緊貼房門,里面卻只有音樂聲傳出來。原地轉了幾圈,忽然想到嬸嬸的臥室外面有個小陽台,如果她沒有關拉門,躲在陽台不就甚麽都能看到了?

想到這里,我一溜煙的竄上了房頂,來到陽台上方,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把腳先踩在陽台的白色扶手上面,輕輕的一縱,便落在了嬸嬸臥室外面的小陽台上。我擡頭望去,心下頓時雀躍起來。果然,嬸嬸沒有把玻璃拉門上,棕色的窗簾隨著夏風在我面前搖曳著…我輕手輕腳的躲在角落,把窗簾拉開一個小縫隙,屋里面的情景落入我的眼中。

在幽暗的燈光下,峰子隨著音樂慢慢的擺動著身體。身上的內褲已經被上身滑落下的油浸濕,可以清晰的看到峰子膨脹的下體。仿佛是故意炫耀般的,峰子的手總是不經意的撫過自己的堅挺,讓它變換著直立方向。身上的二兩肉因爲抹了油的關系,也顯得線條明朗,任誰看了這幅畫面都要贊一聲,好一個精裝漢子。

嬸嬸身披睡衣,側臥在床上,雙頰潮紅,眼神迷離…峰子又舞弄了一會,我看他動來動去便也是那幾個動作,心下便有些倦了,但嬸嬸卻還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一起吧…】峰子忽然對嬸嬸發出了邀請。嬸嬸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優雅的起身,走到了峰子面前。

峰子拉過嬸嬸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讓嬸嬸體驗他肌肉的強度…趁嬸嬸陷入迷醉的時候…他的倆只手來到了嬸嬸滑潤的雙肩…捉住嬸嬸睡衣的倆個肩帶便往倆邊褪去…【你做甚麽?】嬸嬸收回放在峰子胸膛的手,雙手交叉抱住倆個白玉般的臂膀,阻止峰子脫掉她睡裙的舉動。

【嘿嘿…我這身上都是油…不是…怕把你睡衣弄髒了,不好洗嘛】峰子讪讪的說。嬸嬸聽了他的解釋,低頭沈默不語。峰子一邊嘻哈著,握住嬸嬸的雙手微微用力的向下推…能看出來嬸嬸雖然有些抗拒,但在峰子的堅持下,睡衣還是被他脫了下來。她白玉般的身體上居然只穿了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大片的肌膚裸露在峰子貪婪的目光下。

【美!!太美了!!!】峰子流著口水說道。嬸嬸害羞著保持雙手交叉的姿勢,守護著自己胸前的秘密…峰子蹲下身,拉住嬸嬸小小的蕾絲內褲,便要往下扯。

【不要…】嬸嬸抗拒著。

【乖,該弄髒了…】峰子溫柔的勸道。

【沒事…你不也穿著…?】嬸嬸一手遮胸,一手拉住已經滑到大腿根的內褲【哈…我也不穿…】峰子用手一拉,緊緊包裹在他雞巴上的褲衩便被他扯掉丟到一邊,露出他長18厘米的凶器。同樣,嬸嬸身上最後的包裹,也到了峰子的手上…峰子把赤裸的嬸嬸抱在懷里,一白一黑的肉體在音樂中糾纏…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嬸嬸的裸體...那豐滿的屁股,滾圓的胸部,結實的小蠻腰…都讓我感到瘋狂。我強忍住沖進去的舉動,紅著雙眼,恨不得那個抱住嬸嬸肆意輕薄的是我。

峰子貼在嬸嬸耳邊說了些甚麽,嬸嬸害羞的笑著…然後倆個人便進了主臥的浴室…我心里大急,糾結了半天,決定冒險進房間…忽然,樓下傳來一聲喝問【干甚麽的!】

我望下去,見是一個保安裝扮的人,手持膠棒對我喝到。

我心下一慌,心下沒了注意,踩在陽台的扶手上,急匆匆的要往上爬。本來這種地方就是下易上難,我腳下打滑,幾次差點摔下去。我見樓下正在呼叫支援的保安,一狠心,快速的拉開通往臥室的玻璃門,快速穿過臥室,往通往門廳的大門走去。

主臥浴室的門和通往大廳的門是成一個直角形的,我跑到門口正待開門,卻聽到側面傳來一聲驚呼,我轉頭看去,頓時令我目瞪口呆。嬸嬸面對著我,背坐在峰子身上。倆條白花花的大腿幾乎被拉成了一字。她腿間,那神秘的花蕊,正吞吐著一個黑色的肉棒…胸前的倆團嫩肉,也隨著峰子的聳動而不斷搖晃著。

這畫面帶來的沖擊力讓我的鼻血瞬間就留了下來。嬸嬸尖叫著想用手遮擋身上的私密部位,全身扭動掙扎著想從峰子身上下來,但卻被峰子緊緊的拉住,每次掙扎,峰子都會用雞巴狠狠的乾進嬸嬸的小穴里…【怕甚麽!!小齊哥也不是外人!!你們還是自家親戚呢!!】峰子淫蕩的笑著。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 ~~唔唔唔~~放開~】嬸嬸掙扎一會覺得走脫不得,嬌豔美貌的臉蛋羞的通紅,妩媚明亮的大眼睛中蒙上了一層霧氣…她無地自容的對我喊著【不要看…不要看…】

【叮咚…叮咚…】忽如其來的門鈴聲,讓我意識到自己進入主臥的願意。我沈默轉身,打開了臥室的門,爲了防止他們報警,我只得壓抑住心里的恐懼,來到了大門口,給門外的保安開了門。

【就是他!!!】一個保安指著我喊

【呦,現在小偷牛逼啊!!不趕快跑還來開門?】另一個保安冷嘲熱諷的說【我…我我我我住這里的】我顫聲說道。

【我呸!!就他媽你這德性,給你八輩子你也買不起這棟房子!!痛快的!!和爺爺回去交代清楚!!不然你樂子大了!!】一個保安沖過來就是一拳,對我說。

【我我真住這里,不信你問你們隊長,老邢!】我捂住因擊打而有些抽搐的肚子,顫聲和他們說。

【你小子打聽的還挺清楚!操!知道是我們邢隊長負責,你他媽也敢在這片犯事?不想混了?】保安狠聲說道我列舉了無數事例,也給邢隊長打了電話,這才證實了我是這里的常住人員。不過,我還是隨他們去了小區的保安室做了一份記錄,折騰了倆個多小時才被放回來。

這期間,嬸嬸和峰子沒有出現,就算打電話回家里,也一直沒人接。我心酸的想著,他們一定是在忘情的做愛吧?他媽的,這叫甚麽事兒…峰子操逼,老子被審…他操的還是我心中的女神,我那美麗大方風情萬種的嬸嬸!!!

… …

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家中的我,盯著緊鎖的主臥門心下歎息。回到自己的房間,更是覺得氣悶不已。

峰子,沒有在房間里。這代表著,他現在還在嬸嬸的房間…‘砰!!’我一拳砸在牆上…回想起嬸嬸那顫抖的乳房,和峰子進出嬸嬸陰道的雞巴…頓時百感交集…就這樣,我沈默的在憤怒和幻想中昏昏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的時候,峰子已經離開了。我和嬸嬸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的感覺。就算叔叔回來了,我們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眼神也是盡量回避著。

也許是心里作用,我總感覺叔叔這些天的情緒不太對勁。有些興奮,也有些沮喪。一次外出的時候,還主動的問起我峰子的狀況。嚇得我連車都差點不會開了。過了一陣,叔叔還提起公司缺乏人手,讓峰子來幫忙的事情。還說可以讓峰子和我一起住家里…我心下大汗,要是讓您知道峰子把你寶貝老婆給操了個天昏地暗的,你還敢讓峰子住家里麽?我口頭上應承著,但卻沒和峰子提過。一來,我看他天天小車開著,洋酒喝著,不像是混的不好的樣子。應該不需要一份這麽辛苦的工作。二來,我也不想讓他住在家里。一旦他們再發生甚麽讓二叔知道了,我夾在中間該如何做人啊?

這段時間我也有問過峰子,是怎麽把嬸嬸這麽一個美女給弄上床的?峰子卻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他說嬸嬸是他上過最有味道的女人,就算在床上嬌喘噓噓的時候也是儀態端莊,怎麽乾都乾不夠。可惜那次以後,無論他怎麽聯系嬸嬸,嬸嬸都沒再給他回複。

聽了他的描述,我心下居然會有一種竊喜感。我就知道我心中的女神不可能是一個淫蕩的女人。也許是那夜喝多了吧…才會和峰子…峰子求我找個二叔不在的機會,把嬸嬸約出來。只要讓他再見到嬸嬸,他一定能夠再續前緣。

對於峰子的請求,我實在不削一顧。不過他很了解我,他開出了一個讓我無法抵抗的條件。他說,如果他能和嬸嬸再續前緣,他一定會讓我也嘗嘗嬸嬸美妙無比的身體。

。。。 。。。

自從上次碰到嬸嬸和峰子的事情,嬸嬸單獨面對我的時候就顯得很尴尬。其實,我更尴尬。。。無論甚麽時候,嬸嬸甚麽裝扮,我都能想起那夜嬸嬸裸體的樣子,想起峰子插入她身體的那根肉棒…然後…我的肉棒也就挺立起來了。每每到這種情況,嬸嬸也會飛紅了臉,轉身不去看我的醜態。

一天夜里,我和嬸嬸無意在走廊碰見,嬸嬸身穿紫色睡衣,從胸前凸起的倆點能推斷,嬸嬸沒有穿內衣。我自然而然的又一次的舉旗了…我彎著腰退到牆邊,對自己無法控制的慾望痛恨不已。

嬸嬸紅著臉進了臥室,沒等我腫脹消退呢 又攥著甚麽出來去了一趟晾衣間…路過我身邊的時候,嬸嬸特意看了看衛生間,用很細微的聲音說:‘憋著不好…’看我傻傻的沒甚麽反應,羞得滿臉通紅的她抿了抿嘴又說道‘要保密哦…’然後推開主臥門…進屋前又轉身說道‘倆件事都是’…我疑惑的來到了晾衣間,架子上那條性感的白色絲綢內褲解開了我一切迷惑…嬸嬸…她居然默許甚至是暗示我用她的內衣打手槍?我一把拽下架子上的內褲,揉在臉上。我深吸著,內褲雖然是乾淨的,但依稀還能聞到一絲嬸嬸的味道。

我激動的將內褲包裹住我的雞巴,用力的撸動著… …從那以後,每天嬸嬸都會將滿是精液的內褲(我故意的)默默的洗好回收,換一條再挂上去…我感覺有種暧昧在我和嬸嬸之間流淌…也許是因爲釋放了對嬸嬸的幻想,也許是因爲嬸嬸的縱容…我對峰子的提議怦然心動,甚至無法抗拒…所以,我糾結了一段時間後,還是出賣了愛護我的嬸嬸和照顧我的二叔。

那是二叔離開家的第二天的夜晚…

嬸嬸拍完雜志要用的照片,不知道是有了興致,還是不想回到沒有二叔的家中…她帶我到KTV唱歌,卻總是埋怨我五音不全。我幾次想摟她碰她,也被她巧妙的拒絕了。我心中有氣,她又一次說和我唱歌起不來興致的時候,我心下一橫,對她說有個朋友挺會唱歌的。她便讓我把那個朋友叫來…我出門給峰子打了個電話,這小子高興的差點跳起來,沒多久就風風火火的來了。

嬸嬸見到是他,當時立刻要走,還狠狠的罵了我一頓。峰子見情況不好,能伸能屈,頓時就跪在嬸嬸面前,說一切都是他的請求,他這次來就是爲上次的事情道歉的,求嬸嬸原諒他。這小子還忽然拿出一把刀,說甚麽本來要把自己那禍害人的東西閹了,但因爲沒有兒子他家里又是單傳,不能如此不孝,就用手指頭代替…嚇得我和嬸嬸趕快制止他…一陣哭鬧,嬸嬸正式接受了他的道歉。喝了他敬的酒…三個人約定,一切秘密都藏於心中,從今以後不再提起,把那晚的事情全都忘掉。

然後,在峰子的調和下,氣氛漸漸的不是那麽尴尬了。讓我最奇怪的是嬸嬸,明明沒喝多少酒,她卻明顯的興奮起來…先是聊起今天的工作,被峰子好頓恭維後,居然和峰子唱起了情歌…我和峰子一起上厠所的時候峰子對我說,今天挺有戲的,讓我配合好他,千萬不要破壞氣氛。一切以他爲主,一定會順我心意的。我點了點頭,覺得峰子確實有門道,他來之前嬸嬸對我不假顔色,他來了以後,我和嬸嬸唱歌時候對她有一些摟抱動作,嬸嬸居然也不在抵觸了。

鳥完,我們回到了包房,峰子又點了很多酒,一邊敬酒一邊不斷的把話題往今天嬸嬸拍攝的照片上引。說他不知道自己條件行不行,他也想去當平面模特,能不能讓指導一些嬸嬸不是逢杯必喝,卻也被他勸進去不少。以爲他真心求教,便問他想當甚麽類型的平面模特。峰子說想當內衣模特,然後便迅速的把衣服褲子都脫了,只剩下一條內褲。

嬸嬸大叫,讓他把衣服穿上。他卻擺出一副誠懇的樣子,說他是真的想當內衣模特,因爲他覺得自己的體型不錯,下面的也夠大,能把內褲撐起來,不比那些老外差甚麽的… 又說上次都和嬸嬸那樣了,也就沒甚麽不好意思的…讓嬸嬸也別多想,好好指導他一下,幫他擺擺姿勢甚麽的。我也配合的幫他搭腔…嬸嬸猶豫再三,還是答應了。

峰子讓我模仿攝影師,找了個瓶子當做攝影器材。嘴里還要不斷的發出咔嚓卡擦的模擬照相聲音。然後很虛心的向嬸嬸請教著…我他媽被他這麽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正當我懷疑這小子是不是真的對當內衣模特有興趣的時候,我聽到這小子對嬸嬸說【來,清影姐,喝水…嘿嘿…你教我這麽多,我也領悟不了多少,你一離開,不給我擺造型,我可能就不會了,抓不住神韻啊!!要不清影姐,你給我演示演示?】

嬸嬸一開始是推辭的,但經不住他軟磨硬泡,也就答應了。這小子讓我繼續不斷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然後狂拍嬸嬸的馬屁。給嬸嬸誇的神采奕奕,看他的眼神自然就溫柔了很多…他又提出要和嬸嬸搭配拍照,找一找和明星同台的感覺。嬸嬸微笑的允許了,然後他便只穿著內褲站在嬸嬸的身邊,讓我設計姿勢,他和嬸嬸邊照邊學。

我自然是配合他的… 懷著一個嫉妒愧疚和被慾望蒙蔽的心,看著他和嬸嬸越來越親密…峰子的身子幾乎都貼上了嬸嬸的身體,嬸嬸的臉色也越來越紅,眼神中越來越迷茫…峰子咬著嬸嬸的耳朵不知說了些甚麽…我沒有聽清…但從嬸嬸不斷搖頭的動作我知道,嬸嬸拒絕了他的提議…只不過,隨著他在耳邊的呢喃細語,嬸嬸搖頭的幅度慢慢的小了…峰子的舌頭像是毒蛇一般,不緊緊舔舐嬸嬸敏感的耳朵,還偶爾在嬸嬸紅透了的臉頰上滑過…每次滑過,都會帶起嬸嬸的一陣顫抖…最終…嬸嬸羞澀的沈默了…峰子令我意外的離開了嬸嬸的身體,但他卻給了我一個OK的眼神讓我安心。接著,他把包廂的門反鎖,又去控制台放了一首節奏感很強的迪廳用的那種慢搖曲子。然後,他關了大多數的燈光…屋里面頓時黑了下來。最後,他拿起了酒回到了嬸嬸的身邊。

他讓我離近點,繼續扮演攝影師…然後他又和嬸嬸耳語起來…這次雖然離得近,但因爲嘈雜的音樂,我更是甚麽也聽不清…正當我猜測的時候,讓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嬸嬸居然把手放在了衣服的紐扣上,並一個,一個,一個的解開來…然後她又脫掉青色的里襯,露出了她只穿著胸罩的上半身…她的動作沒有停止,在峰子的配合下,她又脫掉了裙子,甚至把絲襪也脫掉了…這樣,全身上下只有一套黑色的蕾絲內衣了。

脫掉了名貴的衣服,完美無瑕的身體卻顯得更加高貴端莊,讓人感覺神聖而不可以侵犯。但嬸嬸臉上的紅暈和不時流轉的眼波卻一下讓這個高貴無比的女神,變成了充滿人間氣息的女人…【不要發呆!!!繼續!!清影姐在教我做內衣模特!!!和剛才一樣!!!你來安排動作!!!!】峰子大喊著…只有這樣才能壓過音樂聲。

我舔了舔嘴唇…配合的指揮著…

我頭一次發現,那吵鬧喧囂的音樂居然如此有魅力,竟然能讓我的心跳隨著它的節奏而震動…峰子的手…不知不覺已經摸進了嬸嬸的胸罩里…他的舌…也和嬸嬸糾纏在一起…嬸嬸的胸罩不斷被峰子的雙手肆虐著…仿佛是嫌胸罩礙事般的,峰子很自然的把它向上一推,一對豐滿的乳房就那麽跳動著出現在我面前…嬸嬸一聲輕呼,雙手環胸試圖擋住春光…但在峰子的熱吻和愛撫下,很快就放棄了這種做法…… …

那夜很瘋狂…我記得我進入嬸嬸身體的一瞬間,就仿佛達成了我一輩子的夙願…就算讓我死在那一刻…我都不會有任何遺憾。

那一夜,我進入了嬸嬸身上所有能進入的洞穴…屁眼…嘴巴…陰道… 也在峰子的指導下,和嬸嬸玩了很多招式…甚麽六九…乳交…甚至我還和峰子一起進入嬸嬸的身體…有過一前一後,也有過屁眼和小穴同時插入…我們足足乾了一夜…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居然是那麽的能干…但峰子比我更厲害,他的雞巴基本就沒軟過…我想,也許這就是他收女人歡迎的原因之一吧?

白天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等睡醒後,發現嬸嬸已經穿好衣服...但她的眼神很木然…無論我和峰子誰和她說話,她都不言語。就算碰她,她也不吭聲。

我很擔心,峰子卻只是嗤笑。他去廚房炒了個菜,對嬸嬸說‘再怎麽樣發生也是發生了,至少先吃點東西再說’

嬸嬸半響無語,最後還是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峰子在她身後溫柔的摟住她…嬸嬸自暴自棄般的不理不問…我洗澡出來,居然看到嬸嬸被峰子又脫光了衣服,她的眼神里也不再是剛剛那樣木然,而是充滿了慾望…… …

二叔走了三天,我和峰子足足與嬸嬸做了三天的夫妻,我們每人穿衣服,每天要做的就是吃飯,喝水與做愛。直到二叔回來的前一小時,嬸嬸還在我們的胯下爲我們服務著。

哦,對了,我現在也不叫嬸嬸了,而是和峰子一樣叫她清影姐。因爲做愛的時候喊著嬸嬸的名字,總是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二叔回來後,見到我們都在家里,便顯得很著急。寒暄了幾句,也沒怎麽問候清影姐,便匆匆的去了書房,說是要開電話會議。我和峰子都松了口氣,畢竟做賊心虛,把人家老婆玩的一塌糊塗,看到正主總是有些畏懼的。

峰子笑著告別了我和清影姐…可能是因爲會議不太順利吧?一直到晚上,二叔才有些面色不善的從書房出來。見到我和清影姐也不說話,氣沖沖的回到了房間。

接下來,就是一段略顯平靜的日子。二叔和清影姐的感情卻明顯有些問題,似乎他們的爭吵變得多了。不過,我也沒甚麽時間去關心他們的事情。二叔讓我陪著他的一個經理去遙遠的西北談聲音…我這一去便是小半年沒能回來…好不容易等到事情完事了,我終於可以回到北京,我當然第一時間聯系了峰子。按照峰子提供的地址找過去,發現是一家地下的小酒館。弄的特別隱蔽,屋子里短短幾十米,居然被攔住了倆次。弄的我哭笑不得。

進屋前我發現鞋帶開了,便蹲下去整理,卻聽到里面傳出的聲音。

【嘿!峰子,你那個清影姐姐也不來了?告訴她我都想她了!】一個粗狂的男聲說道【就是啊,那他媽的可是個極品!!老子也沒操夠!!】又一個男生附和道【峰子,從她身上套了多少錢了? 小百萬有了吧?啧啧~ 真行啊你】一個羨慕的聲音傳來【操,老子聽的都他媽癢癢了。我咋他媽就沒趕上呢?】一個人惱火的說【哈哈,人家來好幾次,一起的兄弟基本都操過她了,誰讓你偷東西被抓進去的?沒錢和峰子借啊?他現在可是款爺!!】另一個人笑著說【好了好了,你們上次弄得她渾身都是傷,鬧的她直和我急! 現在我有啥辦法,只能等她毒瘾犯了自己找上來。他媽的,你們真是畜生。乾就乾,玩就玩,還他媽用皮鞭抽!!這下熱鬧了,她渾身都是傷,回去和她老公咋解釋?以後咋他媽管我那叔叔要錢?】峰子氣急敗壞的說。

【哈哈哈,那叫SM!!新潮流那是!!你不懂了把???哈哈哈!】一個人得意的笑道【嘿,我說峰子,那小妞那麽水靈,一身女皇范。老公不給錢,你讓她去接客呗? 我操,她要是出去接客,北京的達官貴人都他媽得來捧場!!到時候你可得帶她去我那串串場啊】一個人壞壞的說【滾滾滾,都給老子滾】峰子惱火道。

我聽到這里,心都涼了。我不在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甚麽? 峰子爲甚麽會給清影姐服食毒品?他怎麽會讓這幫人和清影姐發生關系??聽他的意思,難道清影姐已經染上了毒瘾???

想到清影姐的現狀,我頓時心急如焚。見四周沒有人注意我,便原路這回,迅速出了酒吧。那些暗門雖然驚異我爲甚麽來去匆匆,但因爲已經驗證過身份,卻也沒有上來阻攔我。

回到了二叔家,我看到了半年未見的清影姐和面色陰沈的二叔…他們激烈的爭吵著,清影姐雖然還是顯得那麽高貴,但我卻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絕望和憔悴。二叔不顧我的勸阻,把清影姐反鎖在一個房間中,我聽著清影姐聲嘶力竭的喊叫…猜想是她的毒瘾犯了…我想到二叔原來的陽光,想到清影姐的溫柔…我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我跑到樓上,跪在二叔的門前…坦白了我所知道的,所做過的一切…只求他能原諒清影姐…二叔面對我的忏悔,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當天晚上,一輛戒毒所的車來帶走了疲憊憔悴的清影姐。二叔對我沒有話講,第二天又把我打發回了西北…在對清影姐和二叔的愧疚與思念中,不知不覺又是半年過去了。

一天午後,收發室的大爺說有人找我…

我到了門口,看到一個修長的身影,略帶憂愁的面容卻帶著溫柔的笑容。像是天上的陽光,溫暖又高不可攀。那是我熟悉的清影姐…我的嬸嬸。

我們找了個地方,清影姐坐下後,不言語卻只是看著外面的陽光。而我,則是迷醉的看著她…【你知道嗎?峰子死了】清影姐說

【甚麽???】我震驚道

【你二叔買凶殺的】清影姐淡淡的說

【!!!!!!!!!!】我膛口結舌,雖然我知道二叔會恨峰子,但沒想到他居然舍下了一切去報複【你二叔昨天被抓了,他早有準備,已經把財産都分割好。他說,西北的市場幾乎等於是你打下來的,他就全送給你了。】清影姐繼續說道【!!!】我懵了【爲,爲甚麽?】

清影姐微微側頭,看著我,充滿複雜的一笑。說【他覺得,這里只有你,才算是無辜的】

【我,我不明白】我迷茫的說。

【你二叔…在你來之前,已經偷偷的把家里裝滿了攝像頭了】清影姐帶著有些嘲諷的笑容說道【他有淫妻欲,喜歡看別人侵犯我。我也是讀了他的日記才知道的】

【!!!!!!!!!!】我再一次的無言以對【而你那個老鄉,呵呵,居然一直在和毒枭混。第一次我會那麽容易被他得手,是因爲他在酒里面做了手腳。】清影姐揚起諷刺的笑容【居然還是少見的液體冰毒,呵呵,倒是有本事的很】

【!!!!!!!!!!】我再次震驚不已。 我這時候才明白,爲甚麽清影姐總是對峰子沒有抵抗力。冰毒這個東西我也聽說過,據說男人服食了以後一旦硬起來便會持續很久,比甚麽偉哥都好使。女人一旦服食了,就會放大幾十倍的快感,貞女也會變欲女。

【好了,該你知道的,我都說完了。我走了。】清影姐毫不留念的起身。

我手忙腳亂的隨著她起身,想說點甚麽,卻不知說些甚麽好。她丟下一個文件袋,與我擦肩而過的時候說【那是轉讓文書,別弄丟了。呵呵,他說你是無辜的,但我不覺得。我覺得所有人里面,只有我才是無辜的。】

【清影姐,你,你以後怎麽辦?】我問道

【也許換個環境吧…最近在辦澳大利亞的移民…】清影姐笑著說…陽光拉長了她的背影,一頭烏黑的長發隨著清風飄逸著。漸輕的高跟鞋聲音送走了這個讓我一生都忘不了的女人。她是我的嬸嬸,我的夢中情人,我的貴人,也是我一生的摯愛。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