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次淫妻

我的初次淫妻



我认为淫妻应该既是壹个名词也是壹个动词,圈外的人还以为淫妻就是淫荡的妻子呢。其实淫妻是在具有正常性行为能力的男人群体中壹部分男人的特殊心理状态,据权威机构在欧美地区调查有这种心态的男人居然占百分之二十以上,我们国家是改革开放以后才意识到这样的问题。此时的淫妻就是名词,在这种心态下衍生出了交,换,三,P,暴露等等淫妻的行为,此时的淫妻就是动词了,还有淫妻决不仅仅单指夫妻,它只是壹个泛指 它包含男女朋友 夫妻 情人,,,
我说说我最初的淫妻,我是二十二岁和第壹个女友相处半年时发现和萌生出淫妻念头的,和大多数同龄人壹样我的性理论主要来自于新婚夫妻指导 还有计划生育宣传册,行为学习来自于毛片,但我行为学习还有壹个重要来源就是观淫,在距离我们家不太远的铁路旁有壹片情人林因为那裏哪儿都不靠所以平时很少有人去,齐腰高的树丛隔出壹个个双人床大的区域,裏面能看到外面而外面壹般看不到裏面,谈情的 偷情的发现了这个好地方,于是也这裏成了很多单男 还有我这样性刚成熟少年学习的场所,晚上可以到附近偷听偷看,但容易被人察觉不好,但我还真发现有故意表演给妳看的,还有意让妳看女人的阴部的,,,但毕竟不多,我是无意中发现在铁路对面白天可以观看,我和情人们只隔着铁路,我在高处又有树丛和树荫他们看不到我,而我基本看他们全部,超爽。

我发誓直到我观看这壹次之前我都从沒有过淫妻的想法的,那天我下班早 天还大亮着便骑自行车来到情人林对面想着碰碰运气,但那天既不是周末又不是周三 所以还真的壹对都沒有,转了壹会刚准备回家,对面远处有辆自行车过来了明显是壹个男人带着壹个女人,随着自行车越来越近我的心咯噔壹下又悬了起来,那女的是我女友,男人是壹个三十多岁的大叔,我想可能是路过吧 我女友才二十岁呀,,,,,,但就在我正对面的格子旁大叔停下车女孩也下了车她穿的就是我们壹起去买的那件淡水粉色连衣裙,发型也沒变,,,,大叔四下看了看便领着女孩进了格子,那个格子边有壹颗大树遮住阳光非常好,大叔脱下衣服埝在地上 直接就抱住女孩这时我看到了女孩的脸不是我的女友,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两人开始接吻,看得出来女孩非常主动,我壹直好奇这是壹种什么关系????这时女孩自己脱下了连衣裙放在壹边,大叔解开了女孩的胸罩,,,,,,,我突然想 如果对面的女孩真是我的女友会怎么样?壹种从沒有过的激动和沖动让下体立刻支起小帐篷,此时大叔爬上了女孩的身上屁股在轻轻拱动应该已经插入了,我竟然真希望大叔身下的女孩是我的女友,,,,,,,大叔挺厉害 幹了二十多分钟我都射了,他还沒射,,,,通常我射了就走人,但我认为大叔幹着我的女友 我下面很快就又硬了,,,,,,,他们幹了近壹个小时,我射了两三回,,,,回家的路上我又硬了,,,,。
第二天我给女友打电话让她周日壹定要穿那件裙子来,我喜欢,周日她果然穿的那件水粉色连衣裙,发型我沒有说但女友梳的正是那天那个女孩的发型,我壹想到女友被大叔幹了壹个小时立刻激动的不行,那天我家裏人都出去旅游了 我们俩在爸妈大床上幹,在厕所裏幹,沙发上幹,回到我的床上用大叔用过的几个姿势幹,,,,,,壹下午我好像射了四次,出奇的有力,下面出奇的粗 ,,硬,,,,,女友也是出奇的享受,她说‘太舒服了’,平静下来女友悄悄地问我‘妳吃的什么药?怎么这么厉害?’我沒有隐瞒如实简单的告诉了她那天的情况,女友倒也沒有生气只是奇怪‘看到我被被人操,妳会那么兴奋?’不过那壹段时间女友经常穿那件连衣裙和我约会,她也喜欢我‘吃药’般厉害的做爱。
我和初恋女友的淫妻故事
我的淫妻情结并沒有影响我和女友的感情,反倒有点像我们情感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让我们的爱爱从前戏就变得生动活泼 激情四射,我感觉女友挺喜欢我的淫妻小把戏这也让她在爱爱的过程中兴趣盎然 而我则是幹劲倍增,,,,,,直到有壹天女友接到壹通从监狱转过来的电话 我们的关系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原来我这位年方二十 外表清纯 心地善良 性格温顺的女友 在和我之前就已经有过了男朋友,这位前男友还真非等閑之辈, 是本市壹位有名的混混 超能打 拳脚功夫也很是了得,两年多前在壹次很轰动的帮派火拼中, 她前男友壹伙把对方人员打成了重伤害被判五年徒刑入狱,不过随着那次事件的主谋落网 她前男友的罪责有了壹些减轻,加上她前男友在狱中表现很好 所以这回提前获释。在那个案件宣判时女友曾告诉前男友她会在外面等他五年,这不到两年她就跑进了我的怀抱,她前男友那些人最讲究的是义气 仁义,很註重承诺的 这壹点上看女友似乎不太仗义,对前男友的脾气秉性 女友当然很了解,举壹实例可见壹斑 据说那是两人刚确立朋友关系的时候,壹个本市颇有恶名的流氓先生调戏女友并摸了女友的屁股壹下,为此前男友打断了他壹只胳膊 踢折了他三根肋骨,如果不是老大及时赶到阻喝 那天可能就出人命案了。
由于事情来得太突然且可预见的后果很血腥很严重,女友家长当局相当恐慌 连夜召集家族上下院紧急磋商对策,通过了壹个临时决议 内容大致如下:为了我 及双方家人的人身安全做出以下决定,自‘前男友’出狱之日起 我们双方家庭暂时断绝‘外交关系’级別从【准亲家级】降格为【路人级】,暂时中止任何官方及民间来往,对我俩就是暂时断绝书信 短信及电话,最重要的是暂时断绝我们俩人的情侣关系,再说白点就是暂时断绝我们的肉体关系。对女友的要求是:自前男友出狱之日起回到前男友身边,继续履行自己的承诺 并盡快妥善 圆满解决歷史遗留的感情问题,力争在壹年内和平分手,回到前男友出狱之前那种和谐 幸福的状态。
在她前男友出狱的前壹天【周日】我和女友极盡疯狂的激战了壹个下午,这个不让细说,我用当时的流行歌 简单连壹下吧,宽衣解带后的我们 女友像【阿裏山的姑娘】美如水呀,我像阿裏山的骚年壮如山,@!##¥##@%……&…………**((*(吼嘿,,嘿,,,,? ? 女友的【春水流】啊流,,,,,,免不了【我被青春撞了壹下腰】,,,,待壹切平静后 女友就成了【路灯下的小女孩】,,,,,,
离別时 女友泪眼婆娑的问我‘壹年后妳还能要我吗?’我不假思索的回答‘要,当然要哇。’我还和女友打趣逗她‘不就是回前男友那儿让他玩壹年吗,妳就是做壹年鸡我都要妳,只要妳还爱我。’惹来女友壹顿舒服的粉拳,,,,,,那天女友在我的怀裏哭了好久 好久,印象深刻的是 那天夜裏沒有月光 可以看见不少星星在壹闪壹闪的好像在眨眼睛,好像也在思考着人世间情感的奇妙。我轻轻的抱着女友 在她耳边低吟写给她的东东,‘星星是夜的眼睛,,,,,爱人的眼睛是我心中的星星,,,,